【理论探索】冯金华:基于劳动价值论的利率决定理论和货币政策-宏观经济-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宏观经济 >  【理论探索】冯金华:基于劳动价值论的利率决定理论和货币政策

【理论探索】冯金华:基于劳动价值论的利率决定理论和货币政策

发表时间:2019-05-20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点击上方“公众号”可以订阅哦

冯金华,上海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摘要:通过把价值规律从单一时期推广到不同时期,为利率的决定理论和货币政策奠定牢固的价值基础。首先,根据推广的价值规律,任意一个时期到另外一个时期的利率随前一时期货币价值的上升而上升、随后一时期货币价值的上升而下降。其次,由于任意一个时期的货币价值等于相应时期的劳动总量除以价格总量,故利率又随前一时期劳动总量和后一时期价格总量的上升而上升、随前一时期价格总量和后一时期劳动总量的上升而下降。最后,由于任意一个时期的价格总量等于相应时期货币数量与货币流通速度的乘积,故利率还随前一时期这一乘积的增加而下降、随后一个时期该乘积的增加而上升。在货币流通速度相对于货币数量的弹性大于-1的假定下,政府改变货币量将导致利率反方向变化。

关键词:价值规律  货币价值  利率  货币政策




一、引言

众所周知,传统的政治经济学并未很好地回答利率是如何决定的问题:尽管它把利息归结为剩余价值或利润的一个部分,从而正确地揭示了利息的来源和本质,但却把这个部分的大小,即剩余价值或利润在借贷资本家和职能资本家之间的分割比例,看成“纯粹是经验的、属于偶然性王国的事情。”(马克思,2004a,第408页)

在传统政治经济学那里,“像……自然利润率和自然工资率那样的自然利息率,是没有的。”市场利息率不是“由生产方式本身的内在规律调节”的,而“是由供求关系直接地、不通过任何中介决定的”。(马克思,2004a,第406、412页)这样一来,传统政治经济学的利率决定理论与西方经济学在形式上就没有太大的区别了,因为它们都是从且仅是从供求关系来说明利率的决定,唯一的(当然也是重要的)不同之处只在于,前者这里所说的供求是货币资本的供求,而非后者所说的单纯货币的供求。总之,传统政治经济学尽管在劳动价值论的基础上解释了利息的来源,但却没有在同样的基础上说明利率的决定。

传统政治经济学认为自然利息率不存在的理由是:利息是生息资本的价格,而生息资本只存在于流通领域而不是生产领域,故生产的内在规律(即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商品的价值和剩余价值的规律)尽管可以决定普通商品以及劳动力商品的价格,但却不能决定生息资本这一特殊商品的价格。

很少有人注意到传统政治经济学利率决定理论的缺陷并试图加以改进。Panico(1980,1984)是一个例外。他提出“生产过程是否也能决定利率的‘自然’水平”的问题,并认为古典经济学家们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因为在他们的分析中,一般利息率和劳动的自然价格都是在生产规律的基础上决定的。他本人则通过把金融资本家和信用制度的作用引入再生产的分析框架发现,利息率、利润率和工资率三者是紧密联系的,因此,一旦把工资率当作独立的变量,则利息率就会由基本的再生产条件所决定。

Panico的理论遭到一些人的反对。但是,无论是Panico还是他的反对者都没有看到,传统政治经济学之所以会否定自然利息率的存在,主要是因为在其分析中并没有真正地引入时间因素。“马克思的利息理论中确实……没有考虑时间的确切作用。”(吴易风,2009,第814页)

例如,在传统的政治经济学中,没有明确包括针对不同时间或不同时期的价值规律,或者说,传统政治经济学的价值规律涉及的通常只是“单一时期”或“同一个时期”,即在同一个时期中,整个经济生产的全部商品的价值总量等于生产这些商品所消耗的劳动总量(这是价值规律的第一个基本内容即“劳动决定价值”),且所有商品的交换以及商品与货币的交换都按照价值量相等的原则进行(这是价值规律的第二个基本内容即“等价交换”)。

从这种局限于单一时期的劳动价值论当然无法发展出本质上是与不同时期有关的利率的决定理论,因为货币资本的“借”和“还”,“有一个或长或短的时间把它们分开,资本的现实再生产运动就是在这个时间内进行”,“作为资本贷放的货币……经过一定时刻以后,带着附加额流回来”,“把货币放出即贷出一定时刻,然后把它连同利息(剩余价值)一起收回,是生息资本本身所具有的运动的全部形式。”

本文通过把传统政治经济学中主要涉及单一时期的价值规律推广到“不同时期”,从而建立起基于劳动价值论的利率决定理论和货币政策。其中,价值规律的第一个基本内容,即劳动决定价值,拓展为“在任意一个时期中,整个经济生产的所有商品的价值总量都等于该时期中生产这些商品所耗费的劳动总量”;第二个基本内容,即等价交换,拓展为“不仅在任意一个时期,商品与商品以及商品与货币的交换都按照价值量相等的原则进行,而且在任意不同的时期,商品与货币以及货币与货币的交换也按照价值量相等的原则进行。”


二、等价交换、货币价值和利率

设“今天”的名义年利率为5%,则今天贷出1元钱,明年的今天就可收回1+5%元钱。这可以看成是今天的1元钱与一年之后的1+5%元钱之间的一个“交换”,即:

今天的1元钱  一年之后的1+5%元钱

这里,“”表示“交换”。

更一般的,设从t时期到t+1时期的名义利率(简称“时期的利率”或“利率”)为r,则在t时期借出1元钱,到t+1时期就可以收回1+r元钱。[1] 这可以看成是t时期的1元钱与t+1时期的1+r元钱之间的一个“交换”,即

t时期的1元钱t+1时期的1+r元钱        

于是,不同时期的货币之间通过利率建立起了联系。

若假定上述从t时期到t+1时期的“交换”是“等价”的(这便是从同一个时期的等价交换到不同时期的等价交换的推广),即t时期1元钱的价值和t+1时期1+r元钱的价值恰好相等,则就有:[2]

t时期1元钱的价值=t+1时期1+r元钱的价值

若用表示t时期1元钱(即单位货币)的价值,表示t+1时期1元钱(亦为单位货币)的价值,则(1+r)就表示t+1时期1+r元钱的价值。它在等价交换的条件下,恰好等于t时期1元钱的价值,即有 

        (1)  

容易看到,满足式(1)的利率r就是所谓的“自然利息率”,因为它确实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市场利息率所围绕着变化的“中心”。

例如,设一开始时,市场利息率(用i表示)等于自然利息率。如果现在让市场利息率下降到自然利息率之下,即令,则根据式(1)就有:

这意味着,t时期1元钱的价值大于t+1时期1+i元钱的价值,从而,在t时期按较低的(即低于自然利息率的)市场利息率i贷款出去会遭受损失,而借钱进来则有利可图。于是,t时期用于借贷的货币供给将小于货币需求,从而,在竞争的作用下,市场利息率将从原来较低的水平上上升,一直上升到等于自然利息率r的水平时为止。

反过来,如果让市场利息率提高到自然利息率之上,即令,则根据式又有:

这意味着,t时期1元钱的价值小于t+1时期1+r元钱的价值,从而,在t时期按较高的(即高于自然利息率的)市场利息率i贷款出去有利可图,而借钱进来则会遭受损失。于是,t时期用于借贷的货币供给将大于货币需求,从而,在竞争的作用下,市场利息率将从原来较高的水平上下降,一直下降到等于自然利息率r的水平时为止。

此外也可看到,式(1)1+r中的,即“1+自然利息率”,就是用t+1时期的货币来表示的t时期货币的价格(简称“t时期的货币价格”或“货币价格”),反映了t时期1单位货币在t+1时期值多少钱。

尽管从任意一个时期到另外一个时期的货币价格和利率的“大小”并不完全相同,因为两者相差一个常数“1”,但它们的“变动”却是完全一样的。例如,设从t到t+1时期的货币价格为,则有=1+r。两边微分得到d=dr。这意味着,货币价格和利率在变化方向和变化程度上并无二致,即它们总是以同样的程度上升或下降。因此,我们完全可以用利率的变化来说明货币价格的变化,或者相反,用货币价格的变化来说明利率的变化。

如果由式(1)解出其中的货币价格,则可以得到:

  

从这里可以看到,如同普通商品的价格是其价值的表现形式一样,货币的价格(从而利率)也是相应价值的表现形式。说得更加具体一点就是:任意一个时期相对于另外一个时期的货币价格就是这一时期的货币价值相对于另外一个时期的货币价值的表现形式。

式(1)的最重要之处是由它立刻可以解得自然利息率(以后都简称“利率”)如下:

       (2) 

于是,如果已知t和t+1时期的货币价值,就可以根据上式确定从t到t+1时期的利率。换句话说,从任意一个当前时期到某个未来时期的利率既要取决于“现在”的因而可以“知道”的货币价值,也要取决于“以后”的因而必须“预期”的货币价值。具体来说就是:任意一个当前时期到某个未来时期的利率随当前时期货币价值的上升而上升,随未来时期货币价值的上升而下降。[3] 特别是,当两个时期的货币价值趋于相同(这意味着货币价值趋于保持不变)时,利率趋于0,而当未来时期的货币价值趋于0时,利率趋于无穷大。

严格而论,关于利率决定的式只适用于,即货币价值不随时间而递增的场合。如果,即货币价值递增,则根据式(2),利率就会小于0。但一般而言,利率不可能为负数[4]——除非持有货币的行为会给货币所有者带来损失。[5] 如果借钱给别人不仅不能得到报酬反而还会遭受损失,那就不会有人把钱借出去——因为避免负利率损失的最好办法就是把钱保留在自己身边。在这种情况下,等价交换的式(1)就不再成立。这意味着,此时的利率实际上等于0。于是,完整的利率决定公式应当分为如下两种情况;

由于当货币价值递增或不变时,利率总是等于0(货币价格总是等于1),故我们下面主要讨论货币价值递减的情况。换句话说,我们下面对利率的讨论总是基于式,且总是假定有

从式可以看到,利率的大小完全取决于货币价值的衰减程度。为了更加清楚地表示这一点,我们把该式重新写为:

   

或者

  

其中,等号右边的是从到时期的货币价值的“增长率”,其相反数,即,则可称为相应时期货币价值的“衰减率”。[6] 由此可以得到利率决定的另外一种表达式:[7]

    (3)

换句话说,当前时期(到未来时期)的利率完全取决于未来时期(相对于当前时期)的货币价值衰减率:它等于货币价值的衰减率除以1-货币价值的衰减率,从而,随货币价值衰减率的上升而上升。[8]

容易知道,货币价值的衰减率总是大于0而小于1的,即总有。这是因为,由货币价值衰减率的定义我们有:   

  

由于在上式中都大于0,且根据假定又有,故必有,从而有,亦即

由式(3)以及可知,作为货币价值衰减率的函数的利率具有如下四个特点:

第一,利率随货币价值衰减率的上升而上升,或者说,利率与货币价值衰减率的变化方向相同。这是因为根据式(3),利率对货币价值衰减率的一阶导数总大于0,即:

  

第二,利率随货币价值衰减率的上升而递增上升。这同样是因为,根据式(3),利率对货币价值衰减率的二阶导数亦总是大于0,即:

    

第三,当货币价值的衰减率趋向于1时,利率趋向于无穷大,即当时有。这里需要注意,货币价值衰减率趋向于1,相当于t+1时期的货币价值趋向于0,而如果趋向于0,则没有人会将钱借出,除非利率为无穷大。

最后,当货币价值的衰减率趋向于0时,利率亦趋向于0,即当时有。这里需要注意,货币价值衰减率趋向于0,相当于两个时期的货币价值趋向于相同,而当两个时期的货币价值没有区别时,利率也就不复存在。这一点也说明了剩余价值的一部分为什么会转化为利息:正是因为货币价值会随着时间而“衰减”,故货币资本家将自己的货币“借”出去时,需要职能资本家从剩余价值中拿出一个部分作为“补偿”。


————

[1] 在本文中,“ t”代表任意一个“当前”时期,“t+1”代表在时期之后的任意一个“未来”时期。例如,t设为“今天”,t+1可以是“明年的今天”或“后年的今天”等。

[2] 尽管“当货币以生息资本的形式放出时,并没有得到等价物作为报酬”(马克思,2004a,第386页),但这个“等价物”确实是存在的——它在“收回”时由放贷者得到。

[3] “货币价值的增值与贬值将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或提高利率”。“利率与货币价值依相反的方向而变化”(费雪,2013,第ⅵ、367页)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费雪和其他一些西方经济学家那里,“货币价值”的含义不同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前者通常是指“物价水平的倒数”。

[4] 在某些特殊的环境下出于某些特殊的目的可能会出现负的利率。(刘瑞,2016)

[5] 有人(赫伯纳,2016,第2页)曾设想通过降低现有货币价值的方法来把利率降为负数。

[6] 注意,不要把式(2)的右边混同于货币价值的增长率或衰减率。

[7] 式(3)是把作为“现象”的利率归结为作为“本质”的货币价值或货币价值衰减率。但在现实中,常常只知道利率,而需要确定隐藏在其背后的货币价值或货币价值衰减率。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把式(3)“倒过来”使用,即由“已知”的利率来估计“未知”的货币价值衰减率。同样,如果把式(2)“倒过来”使用,也可以由“已知”的利率和当前时期的货币价值来估计未来时期的预期货币价值。

[8] 相应的,货币价格则可以表示为:

即货币价格等于1-货币价值衰减率的倒数。

————


三、劳动总量、价格总量和利率


我们已经知道,任意一个时期到另外一个时期的利率等于这前后两个时期的货币价值之差除以后一个时期的货币价值。因此,为了更进一步地理解利率究竟是如何决定的,就需要研究货币价值是如何决定的。

为此,我们设在任意一个时期中任意一种商品与货币的交换也是“等价”的(冯金华,2013)。例如,我们用分别表示时期商品的单位价值和价格,则就有:            

                                                 

即任意一个时期任意一种商品的价值等于用该商品交换到的全部货币的价值。[1] 上式两边同时乘以商品i的产量后得到:                              

                            

如果在t时期整个社会生产种商品,则像上面的等式就总共有个,将所有这些等式相加后有:             

                                        

由此可以解得:                  

                                 

最后,由于在任意一个时期中,整个社会生产的全部商品的价值总量应当等于生产这些商品所消耗掉的劳动总量,即有,其中,表示t时期的劳动总量,[2] 故上式最终可以写为:                                    

                     

类似的,若设t+1时期的劳动总量为,所生产的商品种类为,则由该时期中商品与货币之间的等价交换,亦可以得到相应时期货币价值的表达式:   

                                                  

这里需要注意,在上面关于的两个表达式中,t和t+1时期的劳动总量通常不一定相等;这两个时期生产的所有商品的种类数目

通常也不一定相等(即使不同时期中所有商品的种类数目恰好相等,它们的性质也可能不会相同)。

由上两式可以看到,任何一个时期的货币价值与该时期的劳动总量、商品价格、商品数量和商品种类等四个因素有关。特别是,它随劳动总量的增加而上升,随商品价格、商品数量和商品种类的增加而下降。一般来说,由于通货膨胀、技术进步和技术创新等原因,劳动总量的增长速度常常要小于商品价格、数量和种类的增长速度,故货币的价值常常会如前所说的那样趋于下降。

若用分别表示t和t+1时期全部商品的价格和产量的乘积之和(简称“价格总量”[3]),即令                                            

则t和t+1时期的货币价值可以更加简洁地表示为:   

根据这两个式子,可以更加综合地表示任意一个时期货币价值的变化规律,即它与劳动总量成正比,与价格总量成反比。

最后,将决定t和t+1时期货币价值的上述两个简洁公式代入式得到:

  (4)                                                    

由上式可见,任意一个时期t到另外一个时期t+1的利率r由四个因素决定:第一,它随t时期劳动总量的增加而上升——增加先导致增加,再导致r上升;第二,它随t+1时期劳动总量的增加而下降——增加先导致增加,再导致r下降;第三,它随t时期价格总量的上升而下降——上升先意味着下降,再导致r下降;第四,它随t+1时期价格总量的上升而上升——上升先意味着下降,再导致r上升。或简言之,任意一个时期到另外一个时期的利率随前一时期劳动总量和后一时期价格总量的增加而增加,随前一时期价格总量和后一时期劳动总量的增加而减少。[4]

在上面的四条性质中,第一和第二条又可以综合为:t到t+1时期的利率随t时期和t+1时期的劳动总量之比的增加而上升,随t时期和t+1时期的价格总量之比的增加而下降。[5]

由于任意一个时期的所有商品的价格总量又随这一时期商品的数量、价格和种类的增加而上升,故上述第三和第四条性质又可以更加具体地展开为:t到t+1时期的利率随t时期任意一种商品的价格、产量和所有商品的种类的增加而下降,随t+1时期任意一种商品的价格、产量和所有商品种类的增加而上升。特别是,它随t时期新产品的产生(旧产品的退出)而下降,随t+1时期新产品的产生(旧产品的退出)而上升。[6]

以上结论可以用来进一步说明人口增长、技术进步、产品创新和通货膨胀对利率的影响。首先,人口增长通常意味着劳动总量增长和货币价值上升,从而导致利率上升;其次,技术进步意味着商品数量增加和货币价值下降,从而导致利率下降;再次,产品创新意味着商品种类增加和货币价值下降,从而导致利率下降;最后,通货膨胀意味着商品价格上涨和货币价值下降,从而导致利率下降。

这里特别需要注意的是,任意一个时期的价格和产量的变化对利率的影响的性质是完全相同的,也就是说,任意一个时期的价格上涨和产量增加都会导致该时期利率的下降,而另外一个时期的价格上涨和产量增加都会导致该时期利率的上升。这又意味着,劳动生产力的提高和通货膨胀对利率的影响也是相同的。

式(4)中的利率是由劳动总量和价格总量表示的。它也可以用劳动总量和价格总量的增长率来表示。为此,我们把它等价地写成:

     

由于在上式右边的分子中,第一项为:               

   

第二项为:

   

其中,分别是t+1时期(相对于时期)的价格总量增长率和劳动总量增长率,[7] 故利率完全可由这两个增长率来决定,即有:[8]                          

   (5)

由此可见,任意一个时期(到另外一个时期)的利率等于后一个时期(相对于前一个时期)的价格总量和劳动总量的增长率之差除以1加劳动总量的增长率。于是,利率随价格总量增长率的上升而上升——价格总量增长率上升意味着未来价格总量相对于当前价格总量上升,这又意味着,未来的货币价值相对于当前货币价值下降,结果导致利率上升;随劳动总量增长率的上升而下降——劳动总量增长率上升意味着,未来劳动总量相对于当前劳动总量上升,这又意味着,未来的货币价值相对于当前货币价值上升,结果导致利率下降。

式(4)还可以用一个更加综合和更加容易理解的方式来表达。为此,我们把它等价地写成:        

 

其中,等号右边的分别是t和t+1时期按社会劳动总量来平均的收益(简称“劳动的平均收益”[9]),而整个右边,即,恰好是t+1时期(相对于t时期)的劳动平均收益的增长率(用表示)。于是,t时期(到t+1时期)的利率就等于t+1时期(相对于t时期)的劳动平均收益的增长率,即有:[10]         

   (6)                                                                      

由于一般来说,劳动的平均收益总是不断地在增长,即劳动平均收益的增长率总大于0,故相应的,利率也大于0。

将式(5)和(6)联立起来,可以看到劳动平均收益增长率与劳动总量和价格总量增长率之间的关系,即: 

   (7)                                                                         

借助式(6)和(5),还可以用劳动总量和价格总量的增长率或劳动平均收益的增长率来表示货币价值的衰减率(见式(3))。例如,将(5)代入(3)可以得到:

                           

于是,货币价值的衰减率等于价格总量和劳动总量的增长率之差除以1+价格总量的增长率,从而,与价格总量增长率的变化方向相同,与劳动总量增长率的变化方向相反。

又例如,将(6)代入(3)可以得到:                                                 

         

于是,货币价值的衰减率等于劳动平均收益的增长率除以1+劳动平均收益的增长率,从而,与劳动平均收益增长率的变化方向相同。


————

[1] 如果把关于t时期第i种商品的等价交换假定换一个方式写为

,则可以看到,任意一种商品的价格也由该商品价值以及货币价值决定,如同利率由不同时期的货币价值决定一样。

[2] 由于整个经济生产的所有商品的价值总量既包括活劳动创造的新价值,也包括物化劳动转移的旧价值,故这里相应的劳动总量也是既包括活劳动也包括物化劳动。

[3] 这里特别需要注意,本文中的“价格总量”不同于通常所说的“物价水平”或任何其它类型的“物价指数”。后者只反映价格的变化,而不包括产量的变化。

[4] 如同是未来的因而必须预期的货币价值一样,这里的也表示未来和必须预期的劳动总量和价格总量。

[5] 这就是所谓的“费雪效应”:“当物价变动率从一个时期到其次一个时期是下跌时,货币利率通常也下跌,当物价变动率上升时,利率通常也上升。……货币利率与物价水平的变动是同方向的。”“利率……与物价变动依相同的方向而变化”(费雪,2013,第362、367页)

[6] 由于在传统的政治经济学中,不存在所谓的自然利息率,市场利息率完全由竞争和供求关系决定,故利率本身的变动常常就无规律可寻。“在商品价格和利息之间并无任何必然的联系。”(马克思,2004a,第601页)

[7] 再次强调一下,本文中的价格总量是指所有商品的价格与产量的乘积之和,因而,所谓的价格总量增长率是指这个价格与产量的乘积之和的增长率。它不同于通常所说的“物价水平上涨率”或“通货膨胀”。

[8] 相应的,货币价格的决定公式则可以写为:

即货币价格等于1加价格总量增长率与1加劳动总量增长率的比率。

[9] 注意,这里的劳动的平均收益,或者,按社会劳动总量来平均的收益,不等于通常所说的按社会人口总量来平均的收益。

[10] 如前所说,“t”时期的利率取决于“t+1”(而非“t”)时期的货币价值衰减率。与此类似,它也取决于“t+1”(而非“t”)时期的劳动平均收益的增长率。

————


四、货币数量、流通速度和利率


根据劳动总量、价格总量与利率的关系,即式(4),容易讨论货币数量、货币流通速度(简称“流通速度”)和利率的关系以及政府货币政策的作用。

在任意一个时期中,所有商品的价格与产量的乘积之和,或者说,所有商品的价格总量,总是等于该时期中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的乘积,[1] 从而,任意一个时期的价格总量增长率总是等于该时期的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长率。

例如,设任意一个时期的价格总量为P、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分别为m和v,则分别就有:

    (8)  

其中,

以及

          

分别为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长率以及按劳动总量平均的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长率。[2]

将(8)中的三个式子分别代入上一节中的式(4)、(5)和(6)后得到:

   (9)                                                 

   (10)            

   (11)                                                           

式(9)、(10)和(11)的含义十分清楚。首先,根据式(9),利率除了取决于劳动总量之外,还要取决于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特别是,任意一个时期到另外一个时期的利率随前一时期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加而下降[3](这是因为,增加意味着增加,而增加意味着下降从而r下降),随后一时期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加而上升(这是因为,增加意味着增加,而增加意味着下降从而r上升)。[4]

其次,根据式(10),利率除了取决于劳动总量的增长率之外,还要取决于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长率。特别是,任意一个时期到另外一个时期的利率随后一时期相对前一时期的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长率的上升而上升(这是因为,上升意味着相对于上升,亦即相对于上升,这又意味着相对于上升从而r下降)。

进一步来看,在式(10)中,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长率又可以分解为: 

   (12)                                             

这里,分别表示货币数量的增长率和流通速度的增长率。[5] 于是,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长率等于货币数量的增长率加流通速度的增长率再加这两个增长率的乘积。[6]

利用式(10)和(12)求利率对各个增长率的一阶偏导数可以得到如下的比较静态结果:

上面三个偏导数的符号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它们的最后的表达式中,都大于0。例如,   

   

最后,根据式(11),任意一个时期到另外一个时期的利率恰好等于后一时期相对于前一时期的按劳动总量平均的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长率,从而,随按劳动总量平均的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长率的上升而上升。

在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中,第二个因子的情况比较复杂。它除了受货币数量的影响之外,也与很多非货币因素有密切关系(Bordo et al.,1997)。如果进一步假定在任意一个时期中,流通速度与货币数量都存在稳定的关系,则式(9)((10)以及和(11))就具有很强的政策含义。[7]

例如,设(为方便起见,这里略去了表示变量所属时期的相同下标,也略去了除货币数量之外的影响流通速度的其他因素),即流通速度是货币数量的函数,则就有,即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的乘积也是货币数量的函数,从而,              

                                     

或者    

   (13)    

其中,   

                                                 

是流通速度相对于货币数量的弹性,或货币数量的流通速度弹性,简称流通速度弹性。

由式(13)和(9)显而易见,根据流通速度弹性的大小,利率与货币数量的关系有三种不同的情况。第一,流通速度弹性大于-1,即e>-1。具体来说又可分为:⑴ e>0。此时有dv/dm>0,即流通速度随货币数量的增加而提高;⑵e=0 。此时有dv/dm=0,即流通速度不随货币数量的变化而变化[8];⑶-1<e<0 。此时有-v/m<dv/dm<0,即流通速度随货币数量的增加而减少(因为dv/dm<0)[9],但前者减少的程度要小于后者增加的程度(因为-dv/v<dm/m)。尽管在这三种情况中,随着货币数量的增加,流通速度可能提高、不变甚至降低,但货币数量与货币流动速度的乘积却都是增加的,即都有d(mv)/dm>0。由于在流通速度弹性大于时,随着任意一个时期货币数量的增加,同一时期的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的乘积亦增加,故从该时期到后一时期的利率将下降、从前一时期到该时期的利率将上升。

第二,流通速度的弹性等于-1,即e=-1。此时d(mv)/dm=0。于是,任意一个时期货币数量的增加,都不会影响这一时期的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的乘积,从而,不会影响任意一个相同或不同时期的利率。

第三,流通速度的弹性小于-1,即e<-1。此时d(mv)/dm<0。于是,随着任意一个时期货币数量的增加,同一时期的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的乘积反而减少,从而,从该时期到后一个时期的利率将上升、从前一时期到该时期的利率将下降。

流通速度的弹性通常不会等于-1,更加不会小于-1。这是因为,等于-1意味着,货币数量的变化不会影响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的乘积,从而不会影响所有商品的价格总量;而小于-1则意味着,货币数量的增加反而会使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的乘积从而所有商品的价格总量下降。显而易见,这两种情况都不太可能。[10] 于是,我们可以合理地假定它总是大于-1。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政府可以通过增加(或减少)当前时期的货币供给量来降低(或提高)当前的利率;第二,政府也可以通过减少(或增加)未来时期的预期货币供给量来降低(或提高)当前的利率。政府增加当前时期的货币供给量之所以能够降低当前的利率,是因为在流通速度弹性大于-1以及其他情况不变的条件下,增加当前时期的货币数量,会增加当前时期的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的乘积,从而,降低当前时期的货币价值,最终降低当前的利率;政府减少未来时期的预期货币供给量之所以也能降低当前的利率,同样是因为在流通速度弹性大于-1以及其他情况不变的条件下,减少未来时期的预期货币数量,会减少未来时期的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的乘积,从而,提高未来时期的货币价值,最终也降低当前的利率。

更加复杂的一种情况是:对未来货币数量的预期取决于当前的货币数量。此时,货币政策的效果将变得不再确定。例如,设随着当前货币数量的增加,预期的未来货币数量也同步增加,则政府无论如何改变当前的货币供给量,都会被预期的未来货币供给量的变化所抵销,从而,不会影响货币的价值和利率。换句话说,如果人们预料到增加当前货币供给不仅会使当前货币价值下降,而且也会使将来货币价值同等程度地下降,则利率就可能会保持不变。本文不考虑这种情况,即假定不同时期的货币数量是“不相关”的。

最后比较一下本文提出的基于劳动价值论的利率决定理论与西方经济学的不同。主要的区别有四个方面。第一,在我们的理论中,利率是由货币的价值决定的,或者说,是建立在价值的基础之上的,而西方经济学的利率理论却与价值无关。尽管有些西方经济学家也使用货币价值的术语,但他们所说的货币价值其实不过是物价水平的倒数,并不是真正的价值。第二,在我们的理论中,由于利率决定于货币的价值,而货币的价值又与劳动总量有关,故利率也要取决于劳动的总量,而在西方经济学中,利率与劳动总量却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当然,它们也承认劳动总量通过影响价格总量而可能间接影响利率)。第三,尽管我们的理论与西方经济学都认为,所有商品的价格总量对利率有影响,但对这种影响的性质,看法却完全不同。根据我们的理论,在同一时期中,价格总量的增加导致利率的下降,而在西方经济学中则正好相反:价格总量(或者,用他们的语言说,交易数量)的增加导致利率的上升。第四,尽管我们的理论与西方经济学都认为,价格总量和货币数量对利率都有影响,但在我们的理论中,这种影响通常是“一致”的(假定流通速度弹性大于-1),而在西方经济学中,这种影响却往往“相互矛盾”。这是因为,在我们的理论中,任意一个时期的货币数量的增加(在流通速度弹性大于-1的假定下)会导致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乘积的增加,从而导致所有商品的价格总量的增加。因此,价格总量的变化与货币数量的变化对利率的影响完全一致,不可能出现一个导致利率下降而另外一个导致利率上升的结果。但是,在西方经济学的利率决定理论中,价格总量和货币数量对利率的影响却完全相反:一方面,价格总量(即西方经济学所说的“交易数量”)决定的是货币的需求(即所谓“货币的交易需求”),因而,其增加会促进利率的上升;另一方面,货币数量决定的却是货币的供给,因而,其增加会促进利率的下降。这就导致了矛盾的结果。 


————

[1] “流通手段量决定于流通商品的价格总额和货币流通的平均速度”。(马克思,2004b,第145页)“就一定时间的流通过程来说是:商品价格总额/同名货币的流通次数=执行流通手段职能的货币量。这个规律是普遍适用的。”(马克思,2004b,第142页)。

[2] 注意,本文中的流通速度不同于现代西方经济学中常用的“货币的收入流通速度”(income velocity of money),后者是名义国内生产总值(而非所有商品的价格总量)与货币数量的比率。

[3] “事实上,金量的减少只会提高利息率,而金量的增加则降低利息率。”(马克思,2004a,第625页)

[4] 对此,也有一些不同的看法。“通货的绝对量可能与利息率存在着某种联系,但是这种联系也是偶然的。”(吴易风,2009,第812页)

[5] 如同可以“倒过来”使用式(5)一样,我们也可以“倒过来”使用式(14)和(15),即由利率、劳动总量增长率和货币数量增长率来估计流通速度的增长率。

[6] 如果货币数量的增长率和流通速度的增长率都很小,则二者的乘积就更小。略去这个更小的乘积之后,就可以得到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长率的一个近似表达式,即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的“积”的增长率等于货币数量增长率与流通速度增长率的“和”。

[7] 在传统的政治经济学中,由于利率的决定缺乏牢固的价值基础,故也无法根据劳动价值论引申出行之有效的与利率有关的货币政策。

[8] 从1959到2009年的50年间,“M2的流通速度相对稳定”。(多恩布什等,2017,第301页)

[9] Friedman(1984)认为“货币增长的高易变性……增加了所感受到的不确定程度并因此增加了货币需求”,从而降低了M1的收入流通速度。

[10] 通常认为(Clarida et al.,1999;Taylor,1999),货币数量的增加在短期中会导致产量和价格均上升,而在长期中只会导致价格上涨。无论是短期中产量和价格同时上升还是长期中只有价格上升,都意味着“价格总量”增加。

————


五、小结

传统政治经济学局限于在单一时期中讨论价值规律,因而,无法在劳动价值论的基础上建立起本质上涉及不同时期的利率决定理论。

通过把价值规律从单一时期推广到不同时期,能够很好地发展出一个基于劳动价值论的利率决定理论。这个理论主要包括如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首先,根据不同时期的等价交换和劳动决定价值的假定,任意一个时期到另外一个时期的利率等于这前后两个时期的货币价值之差除以后一个时期的货币价值,从而,随前一时期货币价值的上升而上升、随后一时期货币价值的上升而下降;或者说,任意一个时期(到另外一个时期)的利率等于后一个时期(相对于前一个时期)的货币价值衰减率除以1-货币价值衰减率,从而,随货币价值衰减率的上升而上升。

其次,由于在任意一个时期中,货币价值都等于该时期整个社会的全部劳动总量除以用这些劳动总量生产的所有商品的价格总量,故利率与货币价值的关系又可以进一步用劳动总量和价格总量来表示,即任意一个时期到另外一个时期的利率随前一时期劳动总量的增加而上升、随后一时期劳动总量的增加而下降、随前一时期商品的价格、产量和种类的增加而下降、随后一时期商品的价格、产量和种类的增加而上升,或者更加综合地说,随前一时期劳动总量和后一时期价格总量的上升而上升、随前一时期价格总量和后一时期劳动总量的上升而下降。用“增长率”的术语来表示则有:任意一个时期(到另外一个时期)的利率等于后一时期(相对于前一时期)的价格总量和劳动总量的增长率之差除以1+劳动总量的增长率,从而,随价格总量增长率的上升而上升,随劳动总量增长率的上升而下降;或者,等于后一时期(相对于前一时期)的劳动平均收益的增长率,从而,随劳动平均收益增长率的上升而上升。

最后,由于在任意一个时期中,所有商品的价格总量总是等于货币数量与流通速度的乘积,故利率随价格总量变化而变化还可以更进一步地表示为利率随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变化而变化: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变化意味着所有商品的价格总量的变化,价格总量的变化再意味着货币价值从而利率的变化。具体来说就是:任意一个时期到另外一个时期的利率除了随前一时期劳动总量的增加而上升、随后一时期劳动总量的增加而下降之外,还会随前一时期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加而下降、随后一时期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加而上升。用“增长率”的术语来表示则有:任意一个时期(到另外一个时期)的利率等于后一时期(相对于前一时期)的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长率减去劳动总量的增长率再除以1+劳动总量的增长率,从而,除了随后一时期劳动总量增长率的上升而下降之外,还随后一时期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长率的上升而上升;或者,等于后一时期(相对于前一时期)的按劳动总量平均的货币数量和流通速度的乘积的增长率,从而,随这一平均乘积增长率的上升而上升。

如果进一步假定任意一个时期的流通速度与货币数量之间存在稳定的函数关系,且流通速度相对于货币数量的弹性大于-1,则政府就可以通过改变货币供给量的货币政策来影响利率。具体来说就是:政府增加当前时期的货币供给量将导致当前利率的下降,增加未来时期的预期货币供给量将导致当前利率的上升。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资本论(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a.

2. Panico C. Marx's Analysis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Rate of Interest and the Rate of Profits[J]. Cambridge Journal of Economics, 1980(4): 363–378.

3. Panico C. Interest Cost, Profit and Pricing: A Reply[J]. Cambridge Journal of Economics, 1984(1): 99-104.

4. Chiodi G, Messori M. Marx's Analysis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Rate of Interest and the Rate of Profits:A Comment[J]. Cambridge Journal of Economics, 1984(8): 93-97.

5.吴易风主编.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比较研究(第2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

6. 费雪.利息理论[M].陈彪如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

7. 刘瑞.日本负利率政策:理论及实践[J]. 日本学刊,2016(6):38-63.

8. 赫伯纳.纯时间偏好利息理论[M].熊越译.上海: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16.

9. 冯金华. 社会总劳动的分配和价值量的决定[J]. 经济评论,2013(6):17-23.

10. 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b.

11. Bordo D, Jonung L, Siklos P. Institutional Change and the Velocity of Money: A Century of Evidence[J]. Economic Inquiry, 1997(4): 710-724.

12. 多恩布什等.宏观经济学(第12版)[M].王志伟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年.

13. Friedman M. Lessons from the 1979-1982 Monetary Policy Experiment[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 Papers and Proceedings, 1984(5): 397-400.

14. Clarida R, Gali J, Gertler M. The Science of Monetary Policy[J].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1999(4): 1661–1707.

15. Taylor J.B. ed. Monetary Policy Rules[M].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99.

(来源: CPEER微信公众号,原载《上海经济研究》2019年第4期)


推荐阅读





(编稿:郭冠清  林盼  审校:孙志超)

中国政治经济学智库 | 长按关注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