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球:美国遏制中国崛起,是未来中国面临的最大外部挑战-宏观经济-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宏观经济 >  吴晓球:美国遏制中国崛起,是未来中国面临的最大外部挑战

吴晓球:美国遏制中国崛起,是未来中国面临的最大外部挑战

发表时间:2019-05-21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来源:人大重阳


导读

二战结束70多年来,全球经济结构和经济版图发生了重大变化。其中最重要的变化有两点:一是欧盟和欧元区的形成,另一个战后的奇迹就是中国的崛起,而面对中国的崛起,全球一些传统大国的心理是非常复杂的。其中最困惑的就是美国。中美贸易摩擦只是中美两个大国竞争的第一步,它是一个迅速崛起的新兴大国与一个守成大国之间不可避免的矛盾的一个浅层表象。

本文根据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吴晓球教授在“中美经贸摩擦背景下的欧洲调研与宣讲”活动上的录音资料整理而成。


我今天主要给大家讲一讲中美贸易摩擦,以及面对中美贸易摩擦,中国经济如何应对,和当前世界经济格局中的中欧关系。


世界文明史视角下的大国崛起


我来意大利之前,先去访问了希腊。有朋友告诉我,你访问欧洲,先要访问希腊,然后再去意大利,这样你就会对欧洲的文明有一个很好的了解。两千多年前的希腊文明让我非常惊叹,我专门去看了代表古希腊文明的阿波罗神殿、宙斯神殿、雅典娜神殿,对欧洲文明的发源有了更深的了解。古希腊文明为人类贡献了极具智慧的思想家,亚里士多德、柏拉图等学者为人类的思想和哲学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几乎与此同时,也就是公元前5世纪左右,中国出现诸子百家,一时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诞生了以孔子、孟子、老子为代表的中国古典哲学思想。

古希腊文明衰落之后,古罗马文明兴起,欧洲的文化艺术水平登峰造极。公元5世纪后,欧洲进入一个相对黑暗的时期,直到迎来近代欧洲的文艺复兴。18世纪,英国工业革命兴起,现代工业开始形成,英国开始继承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的蓬勃发展。


由于现代工业革命的发展,英国在很长时期内引导着这个世界。在这个过程中,英国的法律思想、契约精神和社会管理的基本结构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现代金融体系的构建和现代金融监管的发展中,英国起到了奠基性作用。


19世纪末,美国开始崛起。美国崛起的一大重要原因,是它学习和遵守了源于英国的一整套国家理念和社会运行结构。19世纪末,美国GDP规模已经开始超越英国。到了1906年,美元的国际储备已经开始超越英镑的储备。但是美国的崛起受到了欧洲、特别是英国的打压。两次世界大战过后,美国才真正崛起,成为全球头号强国和最重要的经济体。美国不仅在GDP的规模上遥遥领先其他国家,更重要的是,在美国的主导下,二战以来一系列对全球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政治、经济、贸易、金融规则得以确立。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WTO及其前身GATT等一系列政治、经济、金融、贸易等机构和规则。当时的中国作为二战的战胜国之一,参与了这些规则的制定,但中国当时经济落后且仍处于战乱时期,对规则的影响十分有限。


二战结束70多年来,全球经济结构和经济版图发生了重大变化。其中最重要的变化有两点:一是欧盟和欧元区的形成,大大改变了全球的经济版图和经济结构力量的平衡。不过今天的欧盟和欧元区面临着一系列挑战,中国特别希望能看到一个强大的欧盟和一个稳定的欧元区。

另一个战后的奇迹就是中国的崛起。1978年之前,中国还是一个非常贫穷、落后、封闭的国家,GDP规模只有3500亿元,40年后的2018年,中国GDP将会达到88万亿元。这个数字太大了。88万亿元人民币大概是怎样的概念呢?它相当于13.5万亿美元,是美国经济规模的70%。按照中国的经济发展规划,大约到2025年,中国的经济规模将会超过美国。如果以意大利为参照对象,40年前,中国的经济规模只有意大利的经济规模的30%,今天则是意大利的6.5倍。这些变化正是这40年来中国崛起的显著标志。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今天中国的人均GDP只有9000美元。比人均GDP3.5万美元的意大利仍然要少很多。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


我从古希腊文明说到中国的崛起,是想表达一个意思,就是面对中国的崛起,全球一些传统大国的心理是非常复杂的。其中最困惑的就是美国。两千多年前,中华文明和古希腊文明几乎处于同一时代,后来这种文明一直延续。大约1000年前,从宋朝开始,中国逐渐衰落。中国经历了一个非常漫长的衰落的过程。衰落最重要的原因,一是思想封闭,二是闭关锁国。那个时候的中国皇帝们坐井观天,自以为是。与此同时,西方开始崛起,西方的工业文明枝繁叶茂。


从一个历史的文明周期来看,我认为中国当前已经完成了再一次成为文明国家的准备,具备成为世界性大国的条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中国的开放政策。中国正在着力培养具有全球化视野的人才。



中美贸易摩擦只是两国竞争的第一步


从一个漫长的历史视角看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可以看得更清楚。中美贸易摩擦只是中美两个大国竞争的第一步,它是一个迅速崛起的新兴大国与一个守成大国之间不可避免的矛盾的一个浅层表象,贸易摩擦本身是可以通过谈判来解决的。


2017年中国在全球的货物贸易规模是4.1万亿美元,美国的货物贸易总额是3.9万亿美元,中国比美国多2000亿美元左右。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2017年中美贸易总值为3.95万亿元人民币,其中中国对美出口2.91万亿元人民币,自美进口1.04万亿元人民币,对美贸易顺差1.87万亿元人民币(约2800亿美元),考虑到中国对技术服务贸易逆差,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实际约2000亿美元。我之所以提这些数字,是因为这些数字必须讲,讲了才知道怎么会出现中美贸易摩擦。

特朗普政府想方设法加大对中国出口商品的关税,其表象目的是为了减少美国对华逆差。


实际上这是他们的误解,因为全球各国有着重要的产业分工。比如中国对德国是有贸易逆差的。按照特朗普总统的思路,那中国必须对来自德国的产品征收高额关税,但我们没这么做。中国追求的是全球贸易大体上的平衡:对美我们出现了贸易顺差,对有些国家我们出现了贸易逆差,这就是产业之间竞争优势的不同。所以,对所有中国的产品都增收25%的关税,实际上对改变两国的全球贸易关系起不到什么作用。


中美贸易摩擦背后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发展中国家和一个守成的传统大国的内在冲突。在欧盟最鼎盛的时期,美国实际上是非常担忧的,美国不愿意看到强大的欧洲和有影响力的欧元。在过去十多年时间里,美国希望欧元疲弱,欧盟出现混乱。这是美国的战略。


在这之前,日本经济蓬勃发展,对美国构成严重挑战。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给日本经济带来了严重的制度约束,虽然之后仍有短暂繁荣,但经济的衰落已是不可阻挡,经济出现了长期的停滞,陷入“失去的十年”。9·11事件、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等一系列事件给了中国一个巨大的发展机会,中国获得了近20年的相对平稳的发展环境。美军还在伊拉克参战的时候,中国正在大幅度地进行市场化的改革和建设。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给了中国又一次机会。10多年过去了,回头一看,中国已经崛起了,全球的经济版图也发生了重大变化。美国、欧盟、中国成了三个非常重要的经济体。


但当前欧盟内部,每个国家的想法都不一样。英国在脱欧,德国有深刻的忧虑,法国社会混乱,意大利经济影响力下降。欧盟各国想法太多,这让美国觉得欧盟不再构成威胁。特朗普政府现在开始把重心转向中国。美国目前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是遏制中国的崛起。这对全球经济复苏和稳定构成了重大的威胁,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面临的最大外部挑战。

在贸易方面,我们始终坚持谈判的态度。与此同时,我们必须推进国内的各项攺革,包括推进国内社会治理结构、法治水平、社会透明度以及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等,这些都是我们必须推进的改革。中国并不惧怕中美贸易战,我们现在面临的最艰难的问题是如何进一步推进中国内部的市场化改革、如何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这是我们需要认真研究和思考的。中国只有坚定地走市场化道路,坚定地推动改革开放,才可以与美国展开竞争。


在中美贸易摩擦问题上,中国保持了一个相对镇定的态度。美国相对比较急躁,原因就在这里。中国不怕贸易摩擦。我们在思考下一步未来究竟怎么走,这是当前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


我认为,中国应当继续沿着过去40年来邓小平先生所确立的改革开放的基本路线走下去。同时中国必须保持谦虚学习的态度,学习发达国家好的经验。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以及意大利这些发达国家有很多方面值得我们学习借鉴。只要保持一个学习开放的态度,中国就一定能够崛起。


中国在很多方面都还很落后,我们不能陶醉于这些年的经济发展成就。中国虽然现在有世界上最发达的高铁,有最好的网络支付,也有世界上最好的共享经济模式,包括刚才在博洛尼亚大街上看到摩拜,但我们在很多方面还是落后的。在全世界最核心的技术领域,包括芯片技术、基因工程、生命科学、航天航空、新材料技术等等,我们掌握的并不是太多。我们广大的农村还很落后,城乡差距巨大。在构建一个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以及构建一个能够体现人类未来发展方向的价值体系方面,我们任重道远。我们的国家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要非常虚心地向发达国家学习,要走一条含而不露、露而不利的发展道路。当我们认识到了这些问题,我们在处理中美贸易摩擦,以及处理一个新兴大国与一个守成大国的关系的时候,就会做到心中有数。


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中欧关系


中美关系是中国对外关系的支柱和基石,中欧关系同样是中国对外关系中的极其重要内容。中国对欧洲有着很好的评价。现代文明的很多基本架构都来自欧洲。中国特别希望欧元稳定,并且为此做出了很大努力。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为欧洲国家提供了很大帮助。一个稳定的欧元区、一个团结的欧盟,对全球架构的三角形非常重要。


近年来,民粹主义在欧洲盛行。民粹主义是历史的大倒退,本质上是反国际化的。欧盟内部是不稳定的,我也为欧元感到担忧。在这些问题上,中国的出发点是非常具有善意的。


当然,欧洲的学界和政界对于中国的政策也有不同的看法,比如在知识产权保护、所谓的强制性技术转移、中国和中东欧国家“16+1”机制等一些议题上,欧洲的学界和政界有一些批评的声音。很多这类疑惑其实是因为不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


实际上,中国现在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已经深入人心。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中国加入WTO之后就做出了很大改善。我不认为中国出现了所谓的“强制性技术转移”这种说法。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的确采取了“用市场换技术”的战略。中国市场巨大,用市场换技术是一种非常正当的做法,中国不可能把市场拱手让岀而不学习新的技术。我们必须学习发达国家的技术,这其实是一种对等的交换,不能把“用市场换技术”理解成强制性技术转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中国既让出了市场,又没有技术,中国将永远是一个落后的经济上被殖民的国家。


在学习先进技术的同时,中国自主创新能力也在加强。中国的华为是中国高科技企业的代表,华为的芯片通信技术领先于世界上任何企业,其核心技术是中国人自己经过十几年艰苦卓绝、连续不断的努力创新岀来的。


在中欧合作问题上,部分欧洲学者和政府指责中国除了与欧盟合作以外,还和中东欧国家有着“16+1”的合作机制,认为中国对在对欧洲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实际上中国人没有这种野心。这两种合作渠道的不同,是出于欧洲不同区域发展水平的不同。中东欧国家的基础设施落后,它们一方面需要德国、法国等欧盟发达国家的帮助,另一方面,它们也需要中国的帮助,帮助他们修建铁路等基础设施。中东欧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对于全球资本货物的通畅流转有重要的促进作用。


这些国家需要很多货物,包括来自中国的货物,在中东欧基础设施不发达的情况下,这些货物现在需要从苏伊士运河过来,经过地中海,绕到西面的大西洋,最后抵达德国,德国再把这些货物分散到欧洲大陆。实际上这个路径效率非常低,如果有了像希腊比雷埃夫斯港这样的项目,加上中东欧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全球货物运输效率将会大大提高。

中东欧16国多数都在希腊的北边,可以在这里建一条铁路,一直通到德国,这样就可以改善欧洲腹地一些国家的货物和资本流转效益,让它们享受到与大国同等的世界经济发展的福利。但据说有些国家非常担忧,因为这样将会削弱他们在欧洲的影响。实际上,这些大国可以和中国一起参与中东欧建设。


我想表达的意思是,二战过后所形成的一系列的规则,在当时的确是非常好的,但到了今天已经存在某些不公,尤其没有照顾到一些中小国家的利益诉求,很多资源受传统大国所约束。这是要改变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新时期的机制,无论大国还是小国,都能享受到货物和资本流通的高效与公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正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最终意义所在。我衷心希望能够看到一个强大的欧盟和一个稳定的欧元区,希望我的国家繁荣发展,也衷心希望意大利能够再次复兴。谢谢大家!


本文转自公众号人大重阳




(本文不代表前瞻经济学人立场)

 ?点击标题或图片即可跳转文章 ? 



加入社群


前瞻经济学人APP是一个全球产业分析聚合平台,实时分析全球产业变迁趋势,深度把握全球经济脉动。


目前前瞻经济学人产研社群正在招募中,诚邀对于产业发展、行研报告感兴趣的小伙伴加入【行研交流群】。请加前瞻小宝的微信号:13652348181入群。

更多产经热点深度阅读:尽在前瞻经济学人APP

每日深度行业阅读,欢迎关注@前瞻经济学人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加入前瞻

获得更多深度行业资讯



转载声明:本文旨在为创业、投资者提供行业研究型深度资讯,如有意见欢迎随时提出,定将及时处理,谢谢支持。请发送邮件:janny@qianzhan.com


好看点一下 大家都知道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