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房故事丨因为卖错房,我的买房之路一次比一次被动!-宏观经济-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宏观经济 >  买房故事丨因为卖错房,我的买房之路一次比一次被动!

买房故事丨因为卖错房,我的买房之路一次比一次被动!

发表时间:2020-10-17 07:3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刚毕业就拿下北京户口,在北京房价未大涨之前就在南三环买了房,在北京小客车摇号前就有了30万的“京牌”座驾……这一切看上去似乎是一位站在时代红利前的成功70后。


然而,一次错误的卖房决定却改变了我的人生。


买错房,或许要多奋斗几年,但卖错房,多奋斗十二年都还没够。



本   文    约  2226 字       阅   读   需   要      min

被访者 | 梦醒者      写作者 | 金捷





我2001年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一家国企工作,那时单位正好有户口指标,所以我也就顺势成为了“北京人”。

 

记得那时候,同事们讨论的最多的还是买房,这真是一个世纪不变的热门话题。那一年,老家省会地段最好的房子只有1300元/平米,而北京公司所在的丰台区已经要3000元/平米了,刚毕业的我每个月的收入只有1000元左右,对于买房这件事压根不敢想。

 

经过三年的打拼,我自己有了一些积蓄。当时我已经换到一家外企,公司不再提供宿舍,我只能自己去找房租住,当时想法也很单纯,心想既然租房是每月固定花钱给房东,倒不如每月固定花钱还房贷,这才萌生了买房的念头。

 

和家人商量后,我便和当时的对象骑着破自行车到各个售楼处去看房子。看了大概两个月,2004年9月我终于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置业,首付8万多在南三环买了一套90多平米的两房,总价48.5万元。

 

我之所以记忆深刻,是因为那时父母把他们的养老钱全赞助我交首付了,付完首付后我身上只剩下几块钱。

 

2008年,北京奥运会来了,经历了前两年的飞速上涨,大家都说奥运会之后北京的房价一定会跌,朋友都劝我赶紧把手上的房子卖出去套现,这一年,我的房子涨到了130万。说来也巧,和我同一时期在深圳买房的大学同学给我敲了“警钟”,2007年他的房子从40万涨到150万,到2008年却降了整整30万。朋友的“现身说法”更让我感到恐慌,似乎不赶紧抛我就马上要变成“负翁”了。

 

于是2008年4月,我以136万的总价卖掉了我名下的唯一房产,个人资产也从买房前的9万元变成了90多万(还掉贷款后),买房当天我的心情特别复杂,既心酸又欣慰。

 

后来似乎证明了我的眼光没有错,2008年6月至2009年3月期间,在国内外形势的影响下,北京楼市进入了调整期,下跌了大约11%。

 

2009年2月,为了奖励自己做出的“正确”决定,我给自己买了一台30万的车,虽然那时还住在对象租的公寓里,但我已经成为了朋友圈里为数不多的有车一族。





我原本的想法是房子卖了,可以先租住一段时间,等到下跌后抄房价的大底,原来拥有的小房子就变成了未来的大房子,中间的时间我还能把钱用活。

 

实际上,2009年中国楼市冰火两重天,上演了一出“乾坤大逆转”。开发商从年初的门可罗雀、打折促销,到最后变成了“报复性上涨”,那一年北京均价还不足15000元/平米,到了2010年,北京房价已经逼近20000元/平米,仿佛一夜之间,房价就涨上去了。

 

而一直等待抄底房价的我就这样在观望中等到了2012年,此间在限购政策影响下,北京楼市又进入一个调整期,但房价却进入了上行通道,而且涨势凶猛。

 

我一直认为没有房子就无法给另一半安全感,直到2012年我才终于妥协,和对象在出租屋里领证结婚,并下定决心于2012年下半年开始看房,一开始打算买二手房,看的是南四环附近的两居室。10月份时,74平米的两居报价230万左右,因为之前投资也亏了一些钱,手头的钱不够,所以我和媳妇打算回去考虑考虑再买,然而房价节节攀升,房东坐地起价比比皆是,年底同样的房子报价已经达到了250多万,两个月时间总价涨了20万,我们首付原本就不够,于是转向新房。

 

2013年8月,那时媳妇已经怀孕七个月,挺着个大肚子和我去一个新开楼盘排队等待摇号选房。当时楼市火热,新楼盘出来都是“日光”,我们当期楼盘一共推出1500多套房,现场却来了2000多人排号,我们抽到的号比较靠后,等轮到我们进去认购的时候,仅剩下一楼和顶楼。

 

在认购现场,我们看完仅剩的房源,倒吸了口凉气,但那时真的不想再去看房了,而且真的必须要买房了,随后以220万的总价买下这套78平米的两房,2015年年底交房。




一切的改变都是从有孩子开始的。

 

78平米的两人世界本是很美好的,但有了孩子后,房子马上就跟不上新需求了。

 

最主要的是孩子的上学问题,整个丰台区的教育资源相比“东西海朝”4个区差了很多。我在家长论坛里逛的时候,有人问:“丰台区最好的小学和西城区最差的小学选哪一个”,结果回复里的人基本都是一个指向:选西城。

 

从2015年年底搬进新房开始,我就和媳妇盘算着能否再创造条件为孩子置换一套学区房,但也没有很上心,就偶尔上网站查房价信息,不断地感叹“房价怎么又涨了”。

 

等到2017年这一年,“3·17”调控政策像旋风一样席卷了整个北京,北京高烧的房地产市场终于“退烧”了。房价是明显下跌了,但按照最新政策二套房首付比例达到60%,算一算当时西城区的学区房最少也要700万,首付的话至少400万。因为没钱,我们只能再次等待。

 

这一等便等到了2020年,还是没能等到北京楼市的明显下跌或者调控放松,如今儿子已经在丰台上了小学,我们也打算不再换房了,毕竟我和媳妇都四十好几了,背上百万元的债务,我们已经没有那个胆了。




其实,从2009年下半年看着房价以我始料未及的速度上涨时,我后悔了。我每天都会想起那时引以为傲的卖房决定,当时我卖完房心里极度不平衡还去论坛吐槽了自己,但收到的评论都是支持和肯定。那时候,大家似乎都普遍认为房价已经达到天花板了,其中有一条评论我记得非常清楚,他说“房地产泡沫时期已经到来,十年后的你一定会为此刻而感到庆幸”。

 

说来也是好笑,今天一查房价,我当初卖的那套房已经涨到600万了,把我们现在住的这套房以市场价卖出,再倒贴上我家的全部存款才勉强买得起。如今的我只庆幸自己还有一颗如此强大的内心。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