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从业者的宿命-债券-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债券 >  金融从业者的宿命

金融从业者的宿命

发表时间:2020-10-16 13:5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来源:资管云

作者:徐清琳

前段时间,一位信托业朋友忧心忡忡地问我:政信私募债的业务,过段时间不会又收紧了吧?
我不禁疑惑:这不是刚让做么,咋就开始担心收紧了呢?
不过再转而一想,也就理解了。金融行业看天吃饭,政策窗口就长在从业者的安全感上,一阵开一阵关的,你说让人焦虑不焦虑? 
为了解答朋友的疑惑,我认真梳理了一下历年来政信业务的政策周期。

来源:资管云课程《融资平台的前世今生与未来》

  01  
纵观自1986年国函94号文,同意上海第一批扩大利用外资32亿美元,发展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以来,政府投融资相关的政策大致经历了九轮周期。
第一轮是利用外资周期,结束在2003年正式实施的国务院43号文里,这期间发生了著名的广信破产事件。
广信是当时中国的第二大信托投资公司——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它是中国第一家破产的金融机构,也是迄今为止惟一一家通过破产关闭的金融机构。
之后是中央政府代发地方债,财政部帮地方政府代发国债,然后由国债转贷给地方。当时,商业银行和国开行也成为给融资平台输送弹药的重要来源。


  02  
2008年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点。
这一年发生了火烧连船的全球金融危机,“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重磅出世,财政政策和金融政策一改往年紧缩作风,进入鼓励发债阶段,企业债、公司债、短期融资券和中期票据等债务融资工具在政策性文件里频频出现,各部委配套政策相继响应。
融资平台迎来了近两年异常宽松的第一轮政策周期,开始爆发式发展。
踩准政策的节奏的融资平台和金融机构,赚得盆满钵满。
城投业务有个非常显著的特点:先出政策,再有业务,这和先有机会,再有规则的市场化业务有天壤之别。
政策窗口期短,从业者安全感低,一放就乱,一抓就死是必然,毕竟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2010年的中央经济会议,提出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此后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开始部署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2011,2013年审计署相继展开两轮审计。
以银监会为主导的融资平台清理规范工作展开,贷款风险划分、存量和新增贷款监控、加强平台抵押品、项目现金流和还款条件、资产分类、拨备计提、贷款分类等规范文件频频出台,企业债发行条件也被收紧。
第一轮的政策收紧周期到来。
这轮收紧造成了地方政府非常大融资压力,也形成了一定的风险隐患。当时很多的融资平台融资成本已高达20%多,甚至将近30%。如果政策持续收紧,势必将累积风险,对地方财力和金融系统都会造成非常大的冲击。
在这种背景下,2012年之后政策周期又进行了第二轮堵疏结合的放松周期。
市场利率、融资政策和融资条件相应宽松,企业债发行从紧缩转向重启,发行范围扩大到非百强县以外的县级主体,这个宽松周期持续到了2014年。


  03  
两轮审计结束后,2014年发生了迄今为止,对城投业务影响最大的两个事件。
一个是新预算法的出台,赋予了地方政府合法举债主体地位,其中第35条明确规定了举债原则和条件,然后要求把地方政府债务纳入预算管理。
一个是43号文的出台,规范了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明确了地方政府融资只能通过发行政府债券或采用PPP模式。
这是一个体制性的变革,融资平台的游戏规则从此被改写。

金融机构被史无前例的新政整懵了,开始对城投业务持观望态度,政策鸿沟造成了地方政府的城镇化投资和固定资产投资断崖式下跌,地方政府又慌了,开始多方奔走呼吁减压降负。

债务风险和融资压力再次引起重视,政策周期经历了第二轮的短暂收紧后,旋即又放开,给了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第三次喘气机会。

从2015年开始到2016年,融资平台经历了2008年以来最为宽松的第三轮周期。

几轮松紧交替的周期经历下来,局中人似乎习惯了政策的节奏,宽松中酝酿着的投融资体制改革不言而明,抓住这短暂的时机狂欢才是应对不安全感的最佳策略,银行贷款、政府发债和非标融资全面爆发。

很多的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和融资平台风险,也是在这轮宽松中诞生的。

“别看现在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或许从这时就在酝酿了。


  04  

狂欢过后,第三轮政策收紧周期按预期来了。2017年7月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了终身问责、倒查责任的政治要求。地方如果被查出有隐形债务问题,地方干部从常务副市长开始,然后财政局长、发改委主任、融资平台董事长一起处理。

收紧之后,压力重现,债务违约频发。

2018年8月,第一例城投债违约事件诞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的超短融“17兵团六师SCP001”违约了,城投信仰首次被打破。

多方考虑之后,2018年下半年,政策周期又开始逐渐宽松,这是第四次。经济下行和中美摩擦,叠加今年的新冠疫情,这一轮的宽松周期恐怕要飞一会儿了。

2008年以后政策周期的四次放松三次收紧,给市场带来爆发性增长的业务机会的同时,也给金融从业者带来了猝不及防的冰封千里的局面。

一收百收,一放千放,在节奏上跳舞,是金融从业者的自我修养。

在政策的波动中寻求业务机会,更是金融从业者的宿命。

至于朋友的问题,我也无法确切回答。

只能说,城投业务始终处在监管和博弈交替进行中,且做且珍惜吧。

END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