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零售 娱乐 艺术的泡泡玛特是否等于盲盒?-美股-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美股 >  跨界零售 娱乐 艺术的泡泡玛特是否等于盲盒?

跨界零售 娱乐 艺术的泡泡玛特是否等于盲盒?

发表时间:2020-07-17 16:09: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本文依投资视角,整理了多遍媒体采访内容,帮助读者更好的理解泡泡玛特的在做和要做的事。


1,什么是潮流玩具:低配版/大众化的Art Toy


CEO王宁:在香港Art Toy至少有20多年的历史,在日本或者欧美国家,“大孩子手办”的历史更久。只不过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印象中的Art Toy是非常小众的、亚文化的、(买家)更偏重于男生的。



Art Toy 里面Toy的成分会相对少一点,很多时候Art的成分更多一点,大家叫它玩具是因为创造它的材质是玩具的材质,但背后艺术家所赋予它的线条、色彩,令它成为绘画和雕塑的结合,这就是一个艺术品,而潮玩是一个更商业化的艺术品。


CMO果小:在欧美,它可能是从一些美漫动漫演变过来,可能是一些公仔、大型的手办,比如漫威、环球、迪士尼等,它们有很多年粉丝对价值观认同的积淀。日本的更多来源于动画,比如海贼王、火影,它们的人物都有背后故事,所以你会对每个形象有偏好。香港的潮玩更多是艺术家自己的作品,他们可能就想画个小姑娘、画个猫或者画个外星人,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灵感来源于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


2,泡泡玛特对潮玩行业上游的作用:打通艺术家的商业变现渠道


王宁:潮流玩具并没有某些艺术收藏品那么高昂的价格,尤其是在潮流玩具实现工业化后,又进一步降低了购买门槛。限量的、达到收藏级别的潮玩相对而言,文化艺术属性要更强一些;而消费品级别的,商业属性要更浓一点。


我刚开始见到的一些艺术家,他们已经在做那种限量的、卖的特别贵的手办,会去参加一些艺术博览会或者艺术博览会,有很多人排队购买,已经是一个半商业化的状态。泡泡玛特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将它完全商业化。



艺术家的工作是设计原型,画草图,剩下95%的设计是我们in-house的设计团队完成的,这个团队有上百人。现在我们签约的设计师越来越多,头部的有二、三十个。



3,泡泡玛特对潮玩行业受众规模的贡献:扩大受众面,培育更大潮玩市场圈层


王宁:首先,扩大消费人群,增加女性消费群体,提高消费频次。其次,随着80后、90后包括00后逐渐成为社会的主流消费群体,很多所谓的亚文化也逐渐变成新的主流文化,这也是市场爆发的背景之一,随着信息传播方式及速度的发展,通过社交平台、展会等方式,我们可以不断扩大核心消费圈层,帮他们找到更多认同感。再次,我们革新了渠道及供应链,打造出一个完整的行业生态,促使我们的产品可以更快速的形成规模化效应。


果小:其实潮玩这个行业从这么多年一直无法扩大发展的主要原因一个是因为艺术家没有能力将作品量产,这背后涉及一整个产业链,另一个是潮玩的单价门槛太高,限制了很多人入门。所以最开始我们把艺术品称作潮流玩具引入中国的时候将它变小,这样在价格上可以更接地气,更容易被大众接受和熟知,盲盒是我们觉得潮玩的入门款。通过盲盒,很多人喜欢上潮玩,后来我们每年都在做潮流玩具展,我们需要在这个过程中,给大家普及潮玩的各种形态、引导粉丝入门,然后逐渐感受到潮流玩具的魅力、世界级的艺术品是什么样子的,在展会上,潮玩的艺术性可以得到彻底的释放。在一次、两次、三次的感知之后,你会发现原来潮玩的范畴是如此宽阔。


我们会给一个IP出产品、做商展,与我们有长期合作的商场,每年会给我们预留场地档期,我们就会回应他们不同的IP进行商业展。各种授权其实是我们对一个设计师商业化的服务。为了集中资源,我们每年主推一个IP,2016年到2018年主推Molly,三年时间共卖了500万个盲盒。2018年下半年开始主推毕奇,比如STS的主视觉是毕奇的形象,一年时间卖了300万个盲盒。从三年500万个到一年300万个,你能明确看到我们逐渐形成了一套自己的体系,知道如何推一个IP并更快速的被人接受。


4,泡泡玛特不等于盲盒,盲盒是实现潮玩产业链整合的初期产品


王宁:人们觉得盲盒重要,主要是因为当我们当初在向大众推广潮玩文化时,盲盒能非常好的强化购物体验,用一种娱乐化的方式去做零售,让人们重新审视这个行业的普适性,验证了这种玩法的成功。但我们不认为泡泡今天的成绩仅仅是因为盲盒这个载体。泡泡玛特的迅速壮大,核心要素还是IP本身。我们的用户多数都是成年人,真正吸引他们的不只是拆盲盒所带来的惊喜感,更重要的还是盒子里面的东西。


果小:第一阶段让大家认识Molly和潮玩,第二阶段我们推出限定版和特别款告诉大家,潮玩不止有Molly、盲盒。第三阶段我们做展览,让大家了解了潮玩的范畴。这个过程逐渐将蛋糕做大。



5,单一IP会有生命周期,最终目的是打造IP输出平台


王宁:IP是有它的生命周期的,这一点我不可否认。但我认为这其中的重点不是某个单一的IP能否常青,而是整个行业生态的生命长度。泡泡玛特不同的地方在于,我们花了更多的精力去打造一个健康的平台和行业生态。


现在的泡泡玛特已经形成了一个平台化的生态闭环:从上游设计端,比如可以挖掘出优秀艺术家和作品的潮流玩具展,到中游销售渠道等供应链体系建设,以及下游我们做的潮玩文化社区,这些事情串联在一起是非常有价值的。我们做的就是一个艺术家的平台,每一年都有新的艺术家在这里去展现自己,对自己的创作进行了整体商业化的改造。


现在泡泡玛特慢慢开始变成了一个艺术家的创作平台,就像综艺节目一样,早期的时候会主动邀请优秀的明星参加节目,但当这个综艺越来越火的时候,这个节奏就变成谁来参加谁就会变成明星。泡泡玛特现在慢慢变成湖南卫视、《跑男》,我们开始具备一定的造星能力了。


果小: 我们相信某个IP会有生命周期,但是大家对于艺术的追求会一直持续,是我们非常确信的。而我们需要做的其实是不断出新的IP、新的系列的时候,让你不断的在不同地方看到它不同的可能,这其实是我看来延续它生命期的一个方法。


6,愿景:POP MART 希望成为潮流玩具的代名词

果小:总结来说,我们从最初以一个综合零售的买手店开始,到专做潮流玩具,然后选择在这个领域深耕和精细化运作,是一个减宽加深的过程。我们有一个口号:潮流玩具就是POP MART。我希望POP MART成为专门代表潮流玩具的一个词、一个品牌。


王宁:泡泡现在在做的事情,包括未来想做的事情,我们都力求能在艺术和商业之间有一个平衡,或者说在感性和理性中间寻找一个平衡。


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特点,每一位创业者也有自己不同的追求和想法,有些创业者想要做的是产品的极致商业化,追求超高性价比,通过中国强大的制造业和相对低廉的人力成本优势去实现,进而在行业中赢得一席之地。这样的公司有很多。但有些行业或者创业者恰好相反,比如我碰到很多艺术家,他们会寻找艺术的极致,认为商业化会让艺术变得不纯粹。但我还是会常常跟他们进行沟通,因为我相信经典的设计一定能够很好地跟商业进行结合。


我认为中国未来在消费升级的过程中,很多的商业的迭代就是寻找平衡,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既不想太过商业,又不想太理想主义。我们想做的是帮这些感性艺术家做理性的思考和判断,帮理性的人找到一些感性的出口,追求商业和艺术的平衡是泡泡玛特之前、当下以及未来我们做的事情。 


7,公司文化


“尊重时间,尊重经营”。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