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外卖业务目标“5年日均单量过亿 每单赚1元” 难吗?-美股-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美股 >  美团外卖业务目标“5年日均单量过亿 每单赚1元” 难吗?

美团外卖业务目标“5年日均单量过亿 每单赚1元” 难吗?

发表时间:2020-06-19 22:07: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美团从今年一季度开始,不再分业务线披露餐饮外卖、酒店到店及新业务各自的成本,而改为披露各条线的经营利润情况。技术费用和行政管理费用好划分,但是不清楚营销费用这块公司是如何拆分的,比如,外卖有一部分用户通过美团外卖交易,一部分通过美团APP交易,那么美团APP的营销费用当中,多少应该归为美团外卖业务线呢?再比如,美团APP的用户同时使用外卖功能、到店功能,还多次扫码自行车,营销费用又怎么拆?个人还是倾向于之前针对各业务成本项目的分别进行披露,能更好的反映各业务线经营变化。

 

按照新报表的分法,美团外卖业务在一季度的经营亏损额为7100万元人民币,也就是每笔订单亏5分钱;上年同期经营亏损1.5亿元人民币,每单亏损9分钱;上个季度经营利润4.8亿元人民币,每单盈利1毛9分。对于平台,外卖是个薄利多销的生意,赚的是规模化的钱,不是巨头,没有规模效应根本玩不起。

 

疫情对一季度供需两端需求都产生负面影响,导致外卖交易额和交易笔数都出现同比和环比负增长,一季度交易额同比下降5.4%,至715亿元人民币,订单量则同比下滑17%至13.7亿。

 

不过出于疫情期间用户对食品安全更为重视,品牌连锁餐厅及星际餐厅的订单需求不减,推升了外卖笔均交易金额,从上年同期的45.5元和上个季度的44.8元,上升到一季度的52元。这对于减轻Q1订单密度降低对每单配送成本提高,以及对于疫情期间平台向商家提供的返佣、免费流量支持等对变现率的负面影响,起到一定缓冲作用。

 

一季度美团外卖业务的take rate下降至13.3%,上年同期为14.2%,上个季度为14%。假设维持Q4时每单赚1毛9的经营效率不变,Q1可能产生约2.6亿的利润。不过这个假设没啥实质性意义,因为假设Q1平台没有对商家进行扶持,商家赚不到钱“关门大吉”,可能无法支撑13.7亿的订单规模,此外,供应端短路,进而影响订单密度再度降低,会加剧对单位配送成本的拖累,也不可能维持之前的整体运营效率不变。

 

公司电话会议中称,美团骑手(非众包)的平均每单成本在一季度环比增长了超过10%,原因是公司为骑手在春节和疫情期间工作提供了更多的奖金,也与疫情管控措施和订单密度的降低有关。

 

总之各个项目之间牵一发而动全身,数字怎么走,完全由管理层的战略决策决定的。毫无疑问,疫情对餐饮业短期的打击深重,直至目前,餐饮业也没有完全恢复,但是线上需求已经提前恢复了,这也正好是外卖平台加大投入、加速培育市场的好机会。

 

美团管理层在季报电话会议中称,需求方面,疫情高峰期的订单量不到疫情前的30%,三月底已经恢复到了75%,截至5月11日开始的一周,订单数量已经达到疫情前的90%;供应方面,三月底,提供外卖服务的活跃商家数量已经达到疫情前的90%;截至四月底,包括平台新增商家,几乎所有外卖商家,都已经恢复服务,连锁及品牌商家数量增加,填补了中小商家尚未未恢复营业的缺口。

 

王兴表示,“疫情虽然会带来短期的不利影响,我们仍然相信公司能够在2025年实现日均一亿单的目标,长期内也必将实现每单一元人民币的运营利润目标。” 注意,去年Q4是每单1毛9,日均订单量已实现2700万的规模。

 

不得不承认,外卖用户对于每笔订单涨个8毛、1块的价格,可能真的不敏感,扫码自行车,从一块钱的基础上涨了5毛钱对用户骑行意愿影响不大,更何况客单价50块的外卖。基于外卖目前在餐饮业的渗透率情况,日均订单量过亿也是早晚的事。而在实现每单赚一块钱目标之前,美团可能会继续加大投入,培育市场需求,甚至抢占更多市场份额。

 

就市场份额的角度,有一些第三方数据可以参考:



从流量的角度,美团APP通过综合本地生活服务的超级APP定位,锁定了相对于外卖,更大范围的人群规模,根据Questmobile数据,今年四月,美团APP用户量2.3亿,微信小程序约3000万;美团外卖APP和饿了么APP的用户数量差不多,都在4000万-5000万的规模,而微信小程序为美团外卖带来超过8600万的用户量,只为饿了么带去约2400万的用户,此外支付宝为饿了么带去2900万的用户量。

 

 




 

从DAU的角度,美团外卖和饿了么的规模也较为接近,五一前后,两家的日活跃用户规模均在800万附近,美团外卖稍领先,但是外卖大部队是通过美团APP订餐的,而美团外卖APP只占一部分,这就产生了两家公司外卖业务规模上的差距。紧靠外卖一项单打独斗,是拼不过综合了吃喝玩乐多重本地服务需求的美团超级APP的用户流量基础的,而阿里似乎并没有将自身流量与饿了么进行更深入更协同的整合,这是美团锁定餐饮外卖超过60%市场份额的重要原因。


 

不过,餐饮相对于电商,市场空间是有限的,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全国餐饮收入46721亿元,同比增长9.4%;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372260亿元,增长9.0%。餐饮外卖的天花板显然要低于电商市场,美团外卖业务的帐是可以算死的,美团公司要实现高盈利,还得靠不断丰富本地生活服务的项目。

 

 

 

 

 

 

 

硬广:美港股交易开户请点击“阅读原文” 

开户咨询请添加微信客服:py852189375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