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和封锁措施如何使危机恶化-宏观经济-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宏观经济 >  美联储和封锁措施如何使危机恶化

美联储和封锁措施如何使危机恶化

发表时间:2020-05-20 19: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作  者:Frank Shostak

译  者:禅心云起

来  源: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本文共计2410字数,阅读约需要5-8钟。


景气-萧条周期现象的典型特征,就在于它是周而复始的。这是居于什么原因呢?

 

宽松货币政策为各种原本——没有这种政策的情况下——不会出现的活动搭建了平台。这种政策在此处所起的作用是,引导真实储蓄从创造财富的活动转移到人为刺激的活动,后者可以被称为“泡沫活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宽松货币政策开始表现为物价膨胀(无论是消费者价格、生产者价格还是资产价格)不断加剧,以及经济学家称之为“过热”的各种形态的扭曲。


为了消除这些不良效应,美联储可能会改变其早先的宽松立场,就像2018年发生的情况那样,当时美联储允许利率小幅上涨,还略微缩减了资产负债表的规模。这开始给这些泡沫活动釜底抽薪,逆转了扩张的过程:启动了经济萧条。值得注意的是,经济萧条对于各种创造财富的活动而言是个好消息,因为现在脱离这些活动并转移到泡沫活动中的真实财富越来越少。


以这种由中央银行决定的周期为背景,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经济冲击。这些冲击并非本轮周期的起因,但能够且确实放大了周期的影响。

 

从这个意义上说,为抗击冠状病毒而采取的封锁措施,有极大可能会放剧近些年来一直在不断发酵中的经济萧条的严重性。


 

一、封锁是如何让情况变得更糟

 

封锁瘫痪了财货生产,从而破坏了由真实储蓄驱动的真实财富创造过程。


其他条件不变,只要消费财货流入超出了这些财货的流出,经济就会随之增长,因为真实储蓄的规模仍在继续扩大。


在这出剧本下,由于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我们仍将经历景气-萧条周期。这些周期围绕着经济增长的上升趋势而起伏。


然而,一旦消费财货的流出开始超过这些财货的流入,真实储蓄池塘就会开始萎缩,经济的潜在增长也会随之变得乏力。


封锁造成了这一种情况:消费财货停止流入,因为这些财货的生产已经关停,而这些财货的消费却仍在继续。这缩小了真实储蓄池塘。


因此,在解除封锁后,重启经济将变得更加困难。封锁持续的时间越长,经济就越难重新运转起来。

 

此外,在封锁期间各种工具和机械的维护减少,将破坏“基础构造”重新启动的能力。


进一步加剧了封锁造成的损害的,是中央银行为防止多家公司破产而采取的大规模货币灌注。政府和中央银行应该为各家企业提供支援吗?


 

二、自由市场将如何应对新冠疫情

 

在一个经济和国家彻底分离的自由市场经济中,每一家公司都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每家公司都必须弄清楚如何在冠状病毒造成的破坏中生存下来。

 

在自由市场环境下,各家企业最有可能为“艰难时世”储蓄,或者为重大的冲击购买保险。


此外,自由市场环境总是受到各种正面或负面的冲击。例如,各种新点子一旦作为新的产品实施和引入,很可能会震撼到那些适应变化过于迟缓的企业。


电力的引入对于蜡烛和煤气灯制造商来说是一个冲击。为求生存,他们必须调整自我、适应新的环境。


同样,冠状病毒的冲击改变了大多数企业的经营环境。在自由市场中,企业将不得不使自己适应新的环境。


例如,他们将不得立足于如何与病毒共存。各种公司应运而生,以对抗病毒对个人的破坏性影响。各家企业极不可能通过引入封锁来使自己陷于被动。相反,他们会面对新的环境,并努力使自己成为最好的竞争对手——事实上,为了生存,他们需要力争上游。


在一个受到政府和中央银行妨碍的不那么自由的市场经济中,企业不被允许有效应对冠状病毒的不良效应。为对抗病毒而采取的封锁措施,实际上让企业陷入瘫痪,阻碍了消除病毒不良效应的有效方法产生。


 

三、货币和财政救助无济于事

 

大多数评论员和大多数人都同意这样的观点,即政府和中央银行应该为企业提供支援,以维持它们的生存。


但政府和中央银行都不是真正创造财富的实体。

 

因此,他们不拥有真正的财富,因此不处于可以提供任何帮助的地位。他们所能做的一切,就是从一个人那里掠取,向另外一个人施舍。


政府将根据什么标准,来决定从A那里拿走多少给B呢?

 

每当政府剽窃他们没有的资源时,他们实际上就从一些创造财富的企业那里剥夺了这些资源。


同样,当中央银行开始大举实施货币灌注,以减缓各家企业的流动性困难时,它会启动将真实储蓄从财富创造者身上转移到新钱持有者手中的过程。

 

这就从根基上破坏了真正的财富创造过程,进而削弱了经济的基础。


 

四、干预阻碍了企业 对新环境的适应

 

此外,政府和中央银行干预阻止了企业适应那种因冠状病毒而产生的新环境。

 

因此,尽管各国政府和各家中央银行以其政策将有助于经济为借口进行干预,但它们的干预实际上会起到反作用。

 

这些政策支援了在新环境中无法生存的各种活动。通过维持它们的生存,中央政府在产生一种效率低下的缓冲,这将从财富创造者那里汲取资源,毁掉个人福祉的基础。

 

借助于颁布法令和货币灌注的手段,各国中央政府实际上正在强行将实际财富转移到非生产性活动中——对个人财产权的一种侵犯。

 

我们这里所面临的是,私营部门应对新环境变化的能力正在减弱。


 

五、这一切对美国和其他经济体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政府不太可能减少其干预。相反,如果出现一轮新的病毒感染,我们可以确信无疑的是,我们将见到更多的货币灌注和更严厉的封锁。

 

真实储蓄池塘极可能会进一步受损萎缩,进而可能导致长期的经济衰退。

 

虽然大规模货币灌注导致物价膨胀不断加剧,可能会一直持续到2021年底,我们也暗示了,在某个阶段,由于各家银行不情愿继续推动“无中生有”的贷款,我们就会见到货币供应增长率大幅下滑。这实际上可能导致物价紧缩。


只要真实储蓄池塘仍在扩大,中央银行的货币灌注就极可能给股市带来多头。


但一旦真实财富的创造过程陷入困境变得清晰起来,股市就很有可能会进入一个长期表现不佳的阶段,而当局进一步加大货币灌注的任何尝试,都可能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因此,对各国当局唯一合理的解决办法就是什么都不做——而且越快越好。


与其让政府给我们“居家”的建议,不如让我们给政府“无为”的建议。


这将使企业重新启动真实财富的创造过程,从而给真实储蓄池塘扩容。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