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利欧发文:疫情之下,人命重要还是经济重要?-美股-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美股 >  达利欧发文:疫情之下,人命重要还是经济重要?

达利欧发文:疫情之下,人命重要还是经济重要?

发表时间:2020-03-26 15:13: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本文首发于“见闻VIP”APP 作者祁月 曾心怡,欢迎下载“见闻VIP”,即时见证历史。

重磅预告:见闻连线第七期!今天(3月26日周四)晚八点,我们邀请到富途证券金融及企业服务总裁邬必伟,聊聊全球市场大动荡下的港美股投资机会,直接报名!


导读:达利欧称,美国如今面临艰难抉择:选择经济增长,会伴随着更多的人感染及死亡;如果要减少生命代价,经济就要承受重大冲击。

肆虐的疫情引发了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掌门人达利欧的思考:

1)相对于每一单位的经济活动,人类生命的价值是多少;

2)相对于奢侈品而言,生活必需品的价值是什么;

3)谁将会、而且应该从创造的所有金钱中受益?
达利欧撰文称,最近宣布的针对疫情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方面的改变将催生出大量的资金和信贷,这对许多没有足够资金的人来说,影响是巨大的。它将支持许多本来将被关闭的企业、医院和其他必要的组织、无法购买必需品的人。

然而,对于那些不在美国政府支持名单上、但仍需要支援的经济实体,或者那些信誉不足以获得政府支持的实体,将无法直接得到拯救。

至于这些政策对于整体经济的影响,达利欧认为,货币和信贷的生产将使美元贬值,这将减少或扭转通货紧缩。这是一种喜忧参半的局面,尽管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好处多于坏处。

但更重要的是,这些钱仍然买不到以一种健康方式进行的正常经济互动。所以,达利欧写道:“我们现在必须把注意力转向这个问题“。

在他看来,疫情及其应对的措施迫使美国人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要么是选择更多的经济增长,但会伴随着更多的人感染病毒和以及因病毒而亡,要么是更少的疾病和死亡,但经济承受重大冲击

显然,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道德难题,它见仁见智。“我认为,这个问题应该公开辩论。”

达利欧的观点是
我们不希望富人从中致富,并在穷人没有足够的生活必需品之时增加奢侈品开支。我们的债务正在增加,它们会被转嫁给下一代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需要认真思考怎样的经济增长能给谁带来什么来作为换取经济增长的代价。
他担心,可能是经济下行导致人们极度浪费金钱,并在如何分配利益蛋糕的问题上徒劳无功地互相争斗。

因此,这就引发了一个更高层面的思考:
我认为,这场危机已经产生了一种迫切的必要性,即必须研究如何重新设计资本主义,以成本效益更高的方式,既扩大馅饼的规模,又能很好地分配利益。
达利欧希望,人们能以开放的、不分党派的方式来讨论这个问题,而现在,“已是认真思考我们应当如何以最恰当的方式分配资源的时候了”。

以下为达利欧3月25日文章全文翻译:

三大问题:1)相对于每一单位的经济活动,人类生命的价值是多少;2)相对于奢侈品而言,生活必需品的价值是什么;3)谁将会、而且应该从创造的所有金钱中受益?

最近宣布的针对疫情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方面的改变将催生出大量的资金和信贷,对于许多没有足够资金的人来说,这是很好的。它将支持许多本来会被关闭的企业、医院和其他必要的组织,还有缺乏购买必需品、呼吸机以及其他抗疫物品的资源的人。

然而,对于那些不在美国政府支持名单上、但仍需要支援的经济实体,或者那些信誉不足以获得政府支持的实体,将无法直接得到拯救。货币和信贷的生产将使美元贬值,这将减少或扭转通货紧缩。

这是一种喜忧参半的局面,尽管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好处多于坏处。但重要的是,这些钱仍然买不到以一种健康方式进行的正常的经济互动。因此,我们现在必须把注意力转向这个问题。

我们现在面临一个选择:更多的经济增长,但更多的人感染病毒以及因病毒而亡;更少的疾病和死亡,但经济承受重大冲击。虽然我有自己的想法,但我会让别人来参与这个问题的讨论,我认为应该公开辩论。

然而我想指出的是,在考虑如何分配社会资源的时候,我们需要回答一个同等重要的问题:这笔钱应该被花在奢侈品上,还是必需品上?

我想大家应该都同意:1)奢侈品不像必需品(健康、教育、生活费)一样重要;2)减少奢侈品消费并不是什么大事;3)如果将奢侈品消费转移到必需品上,就有足够的财富来满足我们对必需品的需求。

如果我们在上述几件事上达成了一致,那么我们就应该把它们作为目标,并找出实现目标的最佳方式。

我认为,我们也可以同意,我们不希望富人从中致富,并在穷人没有足够的生活必需品之时增加奢侈品开支。我们的债务正在增加,它们会被转嫁给下一代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需要认真思考怎样的经济增长能给谁带来什么来作为换取经济增长的代价。我担心可能是经济下行导致人们极度浪费金钱,并在如何分配利益蛋糕的问题上徒劳无功地互相争斗。

我认为,这场危机已经产生了一种迫切的必要性,即必须研究如何重新设计资本主义,以成本效益更高的方式,既扩大馅饼的规模,又能很好地分配利益

我梦想有一天,我们能以开放的、不分党派的方式来讨论这个问题。但我也担心我们将为得到我们所能获得的东西而自相残杀。因此,我认为现在是认真思考我们应当如何以最恰当的方式分配资源的时候了。

关注见闻历小程序

随时查看最新重要日程

交易担保 见闻历财经日历 投资 不打无准备之仗
读完全文后点下“在看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