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萨斯,疫病,与金融危机-债券-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债券 >  马尔萨斯,疫病,与金融危机

马尔萨斯,疫病,与金融危机

发表时间:2020-03-19 17:35: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来源:不明真相的债市群众

作者:韭菜核子

新的病毒与旧的传统



2020年,面对新冠病毒,英国人似乎发现了医疗系统治愈率跟不上传染的速度,接受自然选择规律的群体免疫;


很多人似乎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大家忘记了,这并不是英国人的第一次诉诸于社会达尔文主义


恩格斯在《致大不列颠工人阶级》批判了普遍存在于当时英国中产阶级头脑中的思维:


“穷人来赴大自然的宴会,但是找不到闲置的餐具”,马尔萨斯自己又添上了一句:"于是大自然就命令他滚蛋,“因为他在出生以前没有事先问一下社会是否愿意接受他。


因为无产阶级不能识字,创造不出属于自己的思想


200多年前,新大陆的农作物与资源,极大的拓展了旧欧洲的人口,大型都市如巴黎,城市公共设施和居住面积的增长,远远跟不上人口的流入,巨大的生存压力,在农业社会体现的是饥饿,工业社会体现的是饥饿+失业。令法国成为了工业革命时期革命的沃土,这一情况直到后膛枪的发明,和拿破仑三世的巴黎基建计划才告一段落。


所以,1789年《人口原理》出版后,马尔萨斯的幽灵就一直在欧洲上空盘旋。


如果人最底线的生存需求是吃饭,那么静态的科技下,人口的增长速度是指数的,而可耕作的土地资源增长是线性的,终将在某个节点达成灾难性的结果,我们可以称之为马尔萨斯时刻。


通过自我绝育延缓的马尔萨斯时刻



马尔萨斯他道听途说发现遥远的东方,每平方米人口远远大于英国,而社会并未严重崩溃,在于人们一定是接受了某种,不断降低生活质量和资源消耗的生存方式。


身为三十万石的大名,伊达政宗的梦想,仅仅是有朝一日能天天吃上红豆饭。


但是同时代工业革命初期的英国也是一样,只不过形式上不仅体现在生活标准的降低,还体现在了各个阶级自发的自我绝育。


欧洲女性大多是在25岁结婚相比于略有降低的平均寿命远不正常,大量的女性并未有任何后代,巨大的生存压力带来了各种各样形式的绝育,有自然的人口密度提高带来的疫病,有为了“铸剑为犁”等非自然的战争。


不生育的纺织女工,可以更高效率的生产织布,卖到遥远的东方换来茶、咖啡、香料等刺激马尔萨斯们刺激神经中枢的奢侈品,但是恩格斯发现,这样已经伤害了劳动力的再生产,久而久之,国将不国。


一个相对封闭,静态的系统,无论是农业社会还是一个简单的封闭赌局,会天然的走向兼并、内卷、不断的有人以死亡或者绝育的方式出局,尽管形式有所不同。


马尔萨斯的推广:刚性的债务增速与不确定的收入增长


马尔萨斯的一般框架,便是某种物品/资源的消耗产出速率不一样,积累的不匹配最终会以暴力的形式出清。


可喜可贺,我们没有生活在原旨马尔萨斯的时代,因为化肥,农机,杂交技术,还有美国广阔的土地,粮食的消耗速度和增长速度的不匹配,已经不困扰大多数人,至少是我们周围的人。


但是某些资源的产出和消耗速率的天然不匹配,仍然在各种形式上困扰着我们。


<21世纪资本论>中提到资本回报率r>经济增长率g,那么财富会天然的进行集中,资本收益率可以作为资产的收益率,房屋的增值,股票的增值,债券的票息,经济增长也就是实体部门的收入。


如果你再换一种口径,不需要现代货币理论,仅仅从复式记账法就可以得知,私人部门的资产等于金融部门的负债,那么也就是M2的增速如果大于GDP的增速,财富自然是在不断集中的过程,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是这样的情况。


那么如果时间的无限延长,结果对于收入人群/无资产人群会非常可悲。


后膛枪出现,大众娱乐的泛滥,基本粮食的保障,早早的让革命叙事退出了历史舞台。仅仅靠收入的无资产人群发明了种种形态的非暴力的自我绝育:草食系男子、贫穷不要生孩子,丁克一族等等,千万人口超级都市的ppt&excel的工人们,潜意识的与200年前的纺织工作出了一样的选择,来抵抗系统的强奸。讽刺的是,经历了奥陶纪、泥盆纪、二叠纪、三叠纪、白垩纪的五次大灭绝,延续了数十亿年的DNA,却折在了微不足道的房价上。


但是,就和像马尔萨斯时代,积累下来的稳定会通过暴力的手段出清,也就是马尔萨斯时刻。刚性的负债,和不可捉摸的经济增长速率长期积累的不匹配也会以一种暴力的形式出清。


也就是老生常谈的就是明斯基时刻,尽管他在过去的5次经济危机中成功了预测了15次。


没有增量资金交易的市场宴会



具体到一只股票,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股价/估值的增长并不是无限的,股价是被盈利牵引着的,只不过大家不清楚什么时候这个故事会炸掉。


安然,德隆,康得新,告诉投资人,没有收入,而虚增收入的会计游戏,代价便是刚性增长的负债,终将会在某一天爆掉。


股票估值的上涨,虽然只需要少有的增量交易就可以撬动存量巨额估值,但是需要消耗现金,所以一个没有增量资金流的资本市场,就像是一个静态的马尔萨斯社会,是不可能维持持续上涨的估值的。


2015年的A股上涨的初始直接增量资金来源于于伞形信托的资金;

2016年后的的房价上涨初始直接增量资金来源于杠杆拿地、棚改货币化进行的购房;

2018年A股稳定的增长来源于不断增加的外资持仓;

近年来美股的上涨,初始增量资金直接来源于超低利率的联储,公司借债来回购股票。


稳定不稳定的金融,中央银行与绝育器



后金融危机时代,资产价格稳定已经成为了各国央行宏观审慎的重要目标。央行保障的金融机构负债的M2增速,就是在保障实体部门资产的增速,也就是说,中央银行成了维护资产收益率-收入剪刀差的重要机构,所做的一切措施,就是稳定不稳定的金融,蕴平金融波动,延缓金融领域的马尔萨斯时刻的到来。


但是清算的约束总会到来,在没有增量韭菜的时候,镰刀和镰刀会互相割,而且割的还非常难看(这不是未来市场的判断,仅仅是已经发生的事情)


用一个更长期的视角,人类的能源消耗,近200年在以每年3%增速增长,如果没有其他自觉的降低,那么不到5000年后,消耗的能量就相当于太阳释放的能量了,你能建造出戴森球么?



截图来源:Altered Carbon

END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