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或继续向美国的"制裁经济"亮剑,或由穷转富,意外的事再发生-财经视野-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财经视野 >  伊拉克或继续向美国的"制裁经济"亮剑,或由穷转富,意外的事再发生

伊拉克或继续向美国的"制裁经济"亮剑,或由穷转富,意外的事再发生

发表时间:2020-01-13 17:29: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地缘风险再度主导了全球石油经济,而这背后的另一层逻辑则是,过去数十年间,基于美元储备货币的特殊地位,以及“没有石油就没有美元”这样一个石油美元的强行绑定,美国不断对一些石油国发起金融制裁。亦如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博士曾一语道破美国经济在一定程度上繁荣的真相:“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住了所有世界经济;如果你控制了货币,你就控制住了整个世界。”

事情的最新进展是,据美国媒体CNBC当地时间1月11日报道,伊拉克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美国联邦警告伊拉克,如果伊拉克将美军从该地区驱逐出去,其可能无法进入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中央银行账户。而据路透社当地时间1月10日报道,美国方面上周五拒绝了伊拉克的撤军要求,并称美方在探讨北约在伊拉克分担更多责任的可能性。同时美国也对伊朗经济开启新的制裁。

而通过美国联邦对伊拉克提出相关制裁的警告来看,事情或将进一步升级。外媒报道称,一旦美国关闭伊拉克在美联储的账户可能会损害(伊拉克)金融体系。“但美国和伊拉克需要展开对话,不仅仅是关于安全问题,还关于金融、经济和外交合作,”美方发言人Morgan Ortagus在声明中称。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联邦还有人同时称,“你们必须支付我们已经投入的资金。”“伊拉克有350亿美元资金存放在美国的户中。”“我认为他们会同意付款。否则我们将留在那里。”

值得注意的是,当伊拉克需要硬通货时,其中央银行可以要求装运一批票据,然后通过银行和货币兑换所将其分发到金融系统中。该国的官方货币为第纳尔,但通常使用美元。伊拉克投资银行拉比证券(Rabee Securities)董事长施万塔哈(Shwan Taha)表示:“美联储基本上对整个伊拉克经济都具有束缚。”不仅如此,伊拉克的金融体系在2015年就受到挤压, 当时美国因担心现金通过宽松监管的市场流入伊朗银行而暂停了数周的纽约联储中央银行账户访问。过去几年来,伊拉克的银行体系遭受了严重破坏。


上述现象也成为美国过去数下年间不断使用“制裁经济”手段的一个缩影。那么,对于美国或发起新一轮制裁 ,伊拉克经济是否会坐以待毙呢?这件事情的新进展是,根据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当地时间1月12日的报道,伊拉克或继续向美国的“制裁经济”和石油美元再亮剑,意外的事再次发生。伊方称,“如果美国那样做,它将永远失去伊拉克”。

这或也进一步解释了,为什么伊拉克在过去几年中一直持续建立本国黄金储备体系的原因。


事实上,伊拉克,以及伊朗目前面对美国金融制裁的种种威胁,此前还是有一些石油国遭遇相似冲击,可参考的。其中,拉丁美洲的委内瑞拉经济就非常明显。由于美国对委内瑞拉经济持续限制,使得2019年石油出口量下跌了32%,据美财政部的数据,委方在此期间失去110亿美元的石油收入,并使得经济处于自由落体状态。而近年,委内瑞拉也开展了多种方法,冲破美元的限制。

IMF预测委内瑞拉的通胀率增长趋势

BWC中文网观察团分析认为,委内瑞拉冲破美国“制裁经济”的方法,在其可能由穷转富的进程中,可能引发包括伊拉克、伊朗等石油国在内的多国效仿。目前,委内瑞拉实施了一系列的经济改革。比如,发行石油币,寄希望于快速实现财富实现由穷变富和走出经济困境,石油币的设立将推进货币主权、促成金融交易并打破美元金融封锁。

另据委内瑞拉《国家报》上周报道称,委内瑞拉总统已下令,从2020年起,正式开始以石油币(Petro)在国际市场上出售和结算石油,并已经签署了一些销售石油,钢铁和铝的合同,以取代美元结算。这也意味着,委内瑞拉成为首个拥有以石油储备为支撑的加密货币并用于结算大宗商品的国家。与此同时,委内瑞拉还对包括印度买家在内的全球多国客户,提出以石油币结算石油的要求,并可给予约7折的优惠,但前提是必须用石油币购买。我们也曾分析认为,这对于高外债、低外储的印度等国买家的诱惑力是很大的。

对此,CNN分析称,委内瑞拉利用其加密货币出售矿产资源的计划将于2020年起飞。不仅如此,委内瑞拉还宣布称,石油币至少预售了33亿美元,到目前为止,Petro数字资产收益颇丰,这就意味着,石油币似乎又让投资者看到了委内瑞拉在经济困境中变富的可能性。

分析认为,石油币锚定石油资源发行,作为一种加密数字货币,不会导致经济通胀,且是美元的替代金融结算手段,正式走出取代美元的第一步。而就在委内瑞拉经济或冲破美元枷锁,并实现由穷转富进程中,伊朗央行不久前也提出了相关效仿的方案,比如提议创建一种以石油、黄金等战略经济资源为锚定物的数字加密货币,作为对抗美元经济主导地位的多种手段之一。

而在全球去美元化的出路中,我们注意到,委内瑞拉方面早在2017年就建议全球的石油国改用人民币等非美元货币计价、交易、结算石油。而数月前,伊朗则正式宣布将人民币和欧元列为主要外汇货币,以替代美元地位。与此同时需要注意的是,伊拉克与伊朗还在数周前宣布两国经贸间开展本币化和非美元货币结算,这似乎也成为伊拉克经济进一步向美元亮剑的注脚。

我们知道,过去数十年间,石油美元就如同全球多个石油国的梦魇,而进入2020年开年的一系列迹象都表明,美国经济或正在将石油美元这一特殊地位无限放大,显然,对于全球的石油国和石油交易都并不公平。因此,委内瑞拉、伊朗、伊拉克用自己的方法去美元化或仅仅只是一个片段,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已在数月前向中国出口原油过程中创立了部分无美元化石油交易环境,并计划建立非美元货币的全球构想。这正是石油美元地位面临大幅下降的现实案例。

无独有偶,The McGill International Review专栏作家Nick Chao认为,目前,全球能源供应市场的意外变化似乎表明美国和沙特的石油美元协议,同时也是统治全球近半个世纪的石油美元可能会提前结束。而石油美元的终结者似乎并非别人,幕后推手越来越清晰地表明,或正是美国经济自身。(完)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