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重新定义卓越的指数型组织-理财-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理财 >  苹果:重新定义卓越的指数型组织

苹果:重新定义卓越的指数型组织

发表时间:2019-12-25 09:2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文/姚斌




当我在阅读《创意选择》的时候,苹果的股票市值正在创出新高,达到了1.26万亿美元。是什么成功的因素,导致苹果如此的辉煌?《创意选择》或许能够提供给我们一个答案。该书的作者肯·科钦达曾在苹果公司奋斗过15年,作为一名苹果的软件工程师,他经历了苹果公司非同寻常的过程。

作者认为,要理解什么成就了苹果,什么是苹果真正的精髓,其关键在于理解软件。“没有哪家公司像苹果一样,用专业的技术和匠心把软件打造的如此直观,如此富有趣味。”苹果的工程师们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各种各样的细节上。在苹果工作的每一天,他们都像在一所专注于设计专业、以高科技和产品创造力为核心课程的大学里读书,他们每天都必须做好准备,以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考试。他们始终处于高强度工作的状态,坚持将每一件事情做到极致。经过日积月累,他们探索出一种对开发卓越软件非常有效的工作方法。作者将他们的目标想法、努力,以及所有要素和分子融合在一起,总结出自己的方法,这就是所谓的“创意选择”。

作者由此归纳出对苹果软件的成功重要影响的7个因素。
1、灵感:发挥想象,大胆设想什么是可能实现的。
2、协作:与他人保持良好的合作,互通有无,优势互补。
3、技艺:反复实践,直到取得高质量的结果,精益求精。
4、勤奋:坚持做看似枯燥却必要的重复性工作,不要依赖走捷径,也不要在努力的程度上打折扣。
5、决断力:做果断的决断,拒绝推迟或拖延。
6、品位:培养敏锐的判断力,寻找能使整体达到和谐愉悦的平衡点。
7、同理心:尝试从他人的角度观察世界,创造适应他们的生活、满足他们的需求的优秀产品。

这7个因素是作者在工作中提炼出来的,代表着工程师们的长期探索,并不是苹果公司的硬性要求。实际上,如果将一套固定的方式强加到每个人身上,反而可能会扼杀其本身存在的孜孜以求的创新能力。当他们在探索一种开发卓越软件的方法时,是一个标准的进化过程,是他们以目标为导向并集中精力解决当下问题努力的结果。他们从未指望自己在某个瞬间灵光乍现,立即解决棘手的问题。事实上,他们几乎没有经历过类似的尤里卡时刻。尤里卡时刻来自古希腊学者阿基米德。据说他有一次在浴盆里洗澡时,灵感突然到来,发现了他久未解决的计算浮力问题的办法,因而惊喜地叫了一声“尤里卡”,从此发现了阿基米德定律。尤里卡的意思是:“好啊,有办法啦!”

今天我们看到的IPhone手机似乎很寻常,但在10年前要做到极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作者在书中记录了整个开发的过程,充满了艰辛的探索。光是键盘操作系统,在那时就是一个重大的科研课题。在此之前,苹果已经历无数次的失败而备受煎熬。史蒂夫·乔布斯显然是苹果的核心。他希望苹果的产品能做得更好,因此他坚持参与整个过程,通过他的评论来指导产品的发展。乔布斯十分重视苹果在新技术集成与成熟软件产品方面的想象力。乔布斯希望做到的是,将科技与人文融合,利用最先进的软件和硬件,使设计和文化元素融入其中,这样创造出来的产品和功能会非常有用,能让人们的日常生活充满乐趣。

要完成这样的使命,苹果的“示例程序”就十分重要了。示例程序在苹果公司可谓一座关卡,所有的产品构想都必须通过严格的审查和充分的论证这一关。示例程序是将概念想法转变为软件的主要方式,这些示例评审会议的设置展示了工程师们是如何将软件打造得如此优秀的。苹果一直把创造伟大软件当作最重要的目标,这一切直接来源于乔布斯。他设立了公司的首要目标,无论是在公共场合演讲还是内部交流,他都始终强调这一点:创造伟大的软件是公司的核心任务。因此,软件开发团队需要源源不断的制作示例程序,无论何时,只要有引人关注的新发现,乔布斯总能抽出时间参加示例评审,从而见证“伟大产品的诞生”。他的参与使得整个项目一直保持不间断的进展和突破。

乔布斯标志性的决断力渗透在苹果的日常工作中。苹果公司的软件开发团队规模很小,如此就能以保证工作效率,以及践行“以最小的成本最做最多事情”的原则。乔布斯对设立评审的频繁要求催生了不计其数的示例程序,每一个示例都有其演示者和决策者。所有示例程序的存在使得整个软件团队始终聚焦在开发最优秀的产品上。因此,示例程序是苹果工程师们工作的重要工具和手段。他们以此来挖掘现有概念的潜力、探索新概念、展示进度、发起讨论,以及驱动产品决策。尽管示例程序并不是产品本身,但它必须要有足够的说服力,让工程师们开始探索某种思路,向做成产品的方向迈进一步。因此,示例程序必须经过特别精心的设计,需要被展示的和需要被排除的都必须非常明确。

身为苹果的工程师们必须理解并吸收那些优秀的示例程序。他们寻找能够加快进度的各种方法,排查任何可能会因缺乏潜力而拖延项目的因素,选择正确的路径以避免不必要的劳动,将精力集中在关键之处,以尽快接近目标,将他们自己最艰辛的努力转化为最强大的影响力,将灵感、决断力、技术融为一体,从而完成一个又一个示例程序。

据说,爱迪生为了寻找能够发出明亮而持久的光的电灯泡灯丝时,了解了1200种竹子,因为他相信竹纤维能够做成最明亮而持久灯丝。他甚至派人行程3万英里,途中遭遇野兽,最终一种产于日本的竹子在所有实验对象中脱颖而出。寻找碳纤维的整个过程大概花费了10万美元。因此,爱迪生的成功被归纳为1%的灵感加上99%的汗水。作者认为,这个类似传奇的故事,对于成功的解释太苍白,毫无神秘色彩。很显然,对于爱迪生来说,更重要的事情是构建有远见的设想,然后持续不断的努力,直到一个真正产品被发明出来。而不是突然出现的灵感、勇敢无畏的人、遥远的征途、凶猛的野兽和巨额的资金。在爱迪生这里,并没有出现尤里卡时刻。

我们总是相信,像爱迪生这样的天才可以凭空创造出改变世界的发明。简单的解释是很诱人的,爱迪生产生的这种灵感看起来富有魔幻色彩。但是,我们都知道为之付出汗水是一件苦差事,真实的故事其实是痛苦和枯燥的。爱迪生曾经说,如果不付出努力,想法再好也无法成为现实。努力才是至关重要的。就像爱迪生寻找最合适的竹子一样,苹果的工程师们在构建软件的过程中,也是一个文件一个文件地编译。为了加载网页,他们排查了每一个FIXME。这些研究项目都建立在大量重复枯燥的劳动之上,但是其中的细节至关重要。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直到成功那一刻的到来,苹果的工程师们同样采用了爱迪生的行为模式。

由此可见,苹果的成功并非完全是侥幸。体育运动也可以解释这样的问题。文森特·隆巴迪是橄榄球教练,他将他训练橄榄球队的细节写进了电影剧本《橄榄球的科学与艺术》。在电影中,隆巴迪讲解了一场比赛中最精彩的半个小时。他说:“(我们)将无情地追逐完美,尽管我们很清楚无法做到完美,因为完美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我们将不懈地追逐它,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将变得更加卓越。”绿湾包装工队在隆巴迪领导下,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操练,一场又一场的比赛,一个又一个的赛季,将强力横扫战术练习得炉火纯青。即使对手知道他们要使用这个战术,也无法阻挡他们的进攻。隆巴迪将胜利建立在公开的战术之上。就这样,绿湾包装工队由成绩垫底的队伍,一步一步地变为优秀队伍,最终成为传奇。这一切都建立在一个个最初被写在黑板上,然后在球场上被反复练习的进攻战术上。

作者指出,对任何一种复杂工作,确定清晰的愿景和自己要做的事,都是解决问题的开始。尽管确定这样的愿景是很困难的,但需要想出解决的办法,提出实现构想的计划,然后高标准地完成计划,不陷入困境,也不改变努力方向或彻底失败。最令人紧张和不安的可能是办法、语言以及愿景没有一个好的开始,所以即便全力以赴,也没有走向成功。在任何领域,要想获得卓越的成就,最重要的是弥合偶然和刻意之间的鸿沟。苹果的工程师们要追求的不仅仅是某件重要的事情或者所有事情,还有特定的、被精心挑选的事情,而且要把语言变成一种愿景,用这种愿景激励他们采取行动,最终得到结果。在苹果,其实没有多少时间是留给人们享受胜利果实的。乔布斯说,如果你做了一件事情结果还不错,那你应该接着做下一件美好的事情,而不是躺在胜利的果实上沾沾自喜,赶紧去想想接下来要做什么。

许多设计师认为外观漂亮就可以了,但这不是苹果的设计理念,设计不仅仅关乎外表和给人的感觉。产品设计必须要有深度,要让美根基于产品的功能,而不仅仅浮于表面,形式应让位于功能。既往的经验告诉我们,实用发明和产品制造的背后都隐藏着很基础的概念,那就是:设计关乎产品如何运作。苹果的工程师关注点始终聚焦在创造好用的设计上,并反过来让设计强化他们的自觉反馈。他们试图寻找平衡的途径,努力追求协调和愉悦的整体。这样一来,整个设计循环将会把个人想法从品味当中剥离,它让位给了品味一个目的、一个摒弃的自我放纵的理念、一个富有同理心的结局。品味和同理心以完美比例结合,就是开发直观、易用的产品的秘诀。

在苹果,示例程序就是创造性决策的催化剂,它强迫工程师们判断什么是好的,什么是需要变化和改进的,什么是需要删除的,这个过程就是变异和选择的过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过程逐步塑造了苹果的产品。这是一个达尔文式的进化过程。查尔斯·达尔文确信,代际累积的微小增量中蕴含的巨大潜力和能量。他说:“自然给予连续的变异,人类在对他们自己有用的特定方向上积累了这些变异。从这种意义上讲,可以说能够与自己制造的有用的品种……选择是魔术师的魔杖,用这支魔杖,人类可以随心所欲的塑造任何类型和模式的生物。”

在苹果公司,工程师们尽他们所能挥舞的一根相似的魔杖来塑造他们的产品,使之产生变异,保留优势,去除劣势,并基于这些选择制作下一个示例程序。借助达尔文式的示例方法论,他们拥有了远超人工育种以及推动自然选择的极其缓慢的基因改良积累的速度,这种连续不断的循环就是“创意选择”。由于创意选择的存在,它让工程师们总是进入自我强化的循环。因此他们不断地取得成绩,并在此基础上推动整个过程。他们借鉴了达尔文的观点,对他提出的概念作了一些改变,以符合他们产品的开发目标。他们总是从很小的问题出发,带着一点点灵感,开始做初步的示例程序,通过不断反馈而将其完善。如果借用达尔文的观点来阐述创意选择的概念,那么创意选择就是在不断发生变化的决定过程中创造出的选择压力驱动的,这种压力的存在促使苹果通过示例程序的反复迭代推动发展进程。最终,苹果重新定义了“卓越”。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