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不赎回二级资本债怎么看?-债券-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债券 >  银行不赎回二级资本债怎么看?

银行不赎回二级资本债怎么看?

发表时间:2019-11-28 11:34: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摘  要

2019年11月,南粤银行和临商银行接连公告二级资本债不赎回,我们对其不赎回二级资本债的原因进行具体分析。


对发行人而言,二级资本债不赎回比赎回容易。一方面,没有法规或条款限制发行人不行使赎回权,发行人可能为了维持资本充足率而主动不赎回。另一方面,发行人可能由于达不到行使赎回权的条件而被动不赎回,比如赎回后资本水平不满足监管要求、监管部门不批准等。


南粤银行:资本充足率水平相对较低


南粤银行资本充足率水平相对较低,小幅波动下滑。2016-2018年,南粤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82%,11.05%和11.57%。南粤银行发行“14南粤银行二级”,2014年末资本充足率由13年末的10.78%升至12.75%。2018年末,南粤银行资本充足率仅为11.57%,如果赎回二级资本债(无新发行)可能导致其资本充足率降至监管要求(10.5%)以下。


反观2019年行使赎回权的16家银行(不包含行使赎回权的国有大行和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除了锦州银行、渤海银行和盛京银行3家,其余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均高于12%。


临商银行:资本充足率提高,盈利能力弱化


2018年,兖州煤业增资,资本充足率提高至14.89%。但盈利能力弱化,2018年净利润为3.22亿元,同比下降45.14%;ROE为4.26%,处于较低水平。


临商银行规模较小、资质相对较弱,虽然资本充足率明显提高,但盈利能力弱化、且面临拨备计提压力(18年末拨备覆盖率仅为101.19%),未来资本充足率面临下降压力。发行人可能出于维持资本充足率的需求而主动不赎回债券,也可能赎回方案未能得到监管部门的批准。


存量二级资本债,哪些主体资本充足率较低?


中小银行再融资难度上升,且资本补充压力相对较大,未来不赎回二级资本债的可能性增大。存量二级资本债中,我们选取2019年和2020年面临赎回的债券,且主体评级在AA+及以下,观察其2018年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较低的银行,面临的资本补充压力较大,可能由于达不到赎回条件而被动不赎回二级资本债。其中,贵阳农商行和桐城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低于7%,吉林银行和大连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低于11%,泰安银行、绍兴银行、九江银行、民泰商业银行、长春农商行、温州银行、辽宁银行和九台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低于12%。


风险提示:数据口径存在偏差,信用风险超预期。



2019年11月,接连有两家银行公告二级资本债不赎回。11月7日,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粤银行”)公告称,不行使“14南粤银行二级”赎回选择权,将于12月9日付息。11月18日,临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商银行”)公告称,不行使“14临商银行二级”赎回选择权,将于11年28日付息。


银行为何不赎回二级资本债?


 不赎回比赎回容易


二级资本债的特殊条款主要包括赎回和减记条款。二级资本债均设置赎回权,而没有回售权,也都设置了减记条款。即发行人有权选择赎回债券,而投资者不得提前回售债券。减记条款是指当发行人无法生存等事件触发,发行人有权对本金全额减记(无需获得债券持有人同意)。票面利率方面,目前存量的454只二级资本债,除了2010年4月以前发行的3只债券,其余债券的票面利率均采用固定利率形式,主要由于《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2013)认定的合格二级资本工具,不带有利率跳升机制或其它赎回激励。



二级资本债的赎回权行使是有条件的。二级资本债有利于银行补充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而行使赎回权将明显降低银行资本充足率,因此二级资本债的赎回条款有相应限制条件。第一,行使赎回权后发行人的资本水平仍满足银保监会规定的监管资本要求。第二,取得银行业监督管理部门批准。第三,使用同等或更高质量的资本工具替换被赎回的工具;或者行使赎回权后的资本水平仍明显高于银保监会规定的监管资本要求。


对于发行人而言,不赎回比赎回二级资本债容易。一方面,没有法规或条款限制发行人不行使赎回权,发行人可能为了维持资本充足率[1]而主动不赎回。另一方面,发行人可能由于达不到行使赎回权的条件而被动不赎回,比如赎回后资本水平不满足监管要求、监管部门不批准等。


 南粤银行:资本充足率水平相对较低


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湛江市城市合作银行,成立于1997年,由湛江市人民城市信用合作社等6家城市信用合作社与湛江市财政局等13家股东组建而成,于2011年9月变更为现名。截至2019年6月末,南粤银行股本增至78.77亿元,前五大股东分别为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广东大华糖业有限公司、香江集团有限公司和广东恒兴集团有限公司。南粤银行最新主体评级为AA+。


资本充足率水平相对较低,小幅波动下滑。2016-2018年,南粤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82%,11.05%和11.5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63%、8.98%和9.50%。南粤银行发行“14南粤银行二级”,2014年末资本充足率由13年末的10.78%升至12.75%。2018年末,南粤银行资本充足率仅为11.57%,如果赎回二级资本债(无新发行)可能导致其资本充足率降至监管要求(10.5%)以下。[2]



反观2019年行使赎回权的16家银行(不包含行使赎回权的国有大行和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除了锦州银行、渤海银行和盛京银行3家,其余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均高于12%。其中,无锡农商行、天津农商行、泰隆银行、山西尧都农商行和广州农商行资本充足率高于14%。



 临商银行:资本充足率提高,盈利能力弱化


临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临沂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在原临沂市金雀山城市信用社等10家城市信用社和半程金融服务社等7家金融服务社的基础上组建设立,于2008年11月变更为现名。截至2018年末,临商银行实收资本为36.34亿元,临沂市财政局和兖州煤业各持有19.75%股份,并列第一大股东。临商银行最新主体评级为AA。


兖州煤业增资,资本充足率提高。2016-2018年,临商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06%、12.45%和14.89%,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72%、10.20%和12.71%。2018年,主要由于引入兖州煤业作为战略投资者,兖州煤业增资4亿元,临商银行资本实力增强,资本充足率有所提高。如果赎回“14临商银行二级”,临商银行的资本水平应该能够满足监管要求。


2018年净息差收窄,净利润大幅下降。2016-2018年,临商银行净息差分别为3.29%,3.67%和3.12%。由于营业收入下滑、净息差收窄,公司盈利能力弱化,2018年净利润为3.22亿元,同比下降45.14%;ROE为4.26%,处于较低水平。


临商银行规模较小、资质相对较弱,虽然资本充足率明显提高,但盈利能力弱化、且面临拨备计提压力(18年末拨备覆盖率仅为101.19%),未来资本充足率面临下降压力。发行人可能出于维持资本充足率的需求而主动不赎回债券(AA资质较弱的银行赎回后再发行二级资本债比较困难),也可能赎回方案未能得到监管部门的批准。



 银行不行使赎回权,存量债估值有何表现?


南粤银行公告“14南粤银行二级”不赎回,存量债估值短期内抬升。南粤银行存量债较多,我们选取债券余额超过5亿元(含)的个券,观察公告日之后估值的变动。其中,“14南粤银行二级”在公告次日估值升高20bp至5.36%,而6只同业存单估值持续升高,11月15日估值较11月7日升高30bp左右,2只同业存单估值升高19bp。



临商银行公告“14临商银行二级”不赎回,存量债估值反响平平。不同于南粤银行存量债估值抬升,临商银行存量债在公告日之后估值持续下行,整体走势和国开债接近。不赎回“14临商银行二级”对存量债估值几乎没影响,可能由于预期的消化,临商银行资质较弱,投资者对其不行使赎回权可能有一定预期,10月末以来同业存单估值就开始走高,而南粤银行不赎回事件也提前强化了预期。




存量二级资本债,哪些主体资本充足率较低?


存量二级资本债主体评级以AAA为主,赎回日期集中于2020-2024年。截至2019年11月26日,存量二级资本债共454只,债券余额合计2.57万亿元。其中,主体评级AAA二级资本债余额为2.326万亿元,占比达90.42%;AA+和AA债券余额占比分别为5.38%和2.61%,其余评级占比低于1%。从赎回日期分布看,存量二级资本债集中于2020-2024年进入赎回期,2022年面临赎回的规模最大,达6736.23亿元。



中小银行再融资难度上升,且资本补充压力相对较大,未来不赎回二级资本债的可能性增大。近年来,中小银行风险逐渐暴露,叠加包商银行等事件冲击,弱资质的中小银行再融资难度上升。从二级资本债发行情况看,AAA占比从16年的70.38%持续攀升至19年的95.56%,创下14年以来的新高。二级资本债发行以高评级为主反映了中低评级银行二级资本债再融资难度上升。此外,从不同银行资本充足率表现看,城商行和农商行资本充足率水平较低且呈现小幅下降趋势,反映其资本补充压力较大。



存量二级资本债中,我们选取2019年和2020年面临赎回的债券,且主体评级在AA+及以下,观察其2018年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较低的银行,面临的资本补充压力较大,可能由于达不到赎回条件而被动不赎回二级资本债。其中,贵阳农商行和桐城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低于7%,吉林银行和大连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低于11%,泰安银行、绍兴银行、九江银行、民泰商业银行、长春农商行、温州银行、辽宁银行和九台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低于12%。



注:

[1] 《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2013)规定,商业银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工具有确定到期日的,该二级资本工具在距到期日前最后五年,可计入二级资本的金额,应当按100%、80%、60%、40%、20%的比例逐年减计。因此,不赎回二级资本债将承担一定的资本减记机会成本。但是,对于未能新发行二级资本债的发行人,不赎回有利于其维持资本充足率。
[2]《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要求商业银行在2018年底前达到规定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即系统重要性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达到11.5%、9.5%和8.5%,其他银行分别达到10.5%、8.5%和7.5%。


债市研究开通了知识星球,旨在搭建一个债券知识学习和投融资业务(债券、融资租赁、信托和ABS)撮合平台。债市研究合作数十家券商、几十家信托公司,100多家融资租赁和金融租赁公司,掌握最新政策,手握大量资金方资源,你才能运筹帷幄,欢迎老铁们加入。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