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年,山东民企经历了怎样的打击?-债券-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债券 >  这两年,山东民企经历了怎样的打击?

这两年,山东民企经历了怎样的打击?

发表时间:2019-11-28 21:36: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来源:谈股论债

作者:债市狄仁杰

如果说,这轮违约潮,受伤害最深的是民企,那么山东民企,可以说是经历了史上最黑暗的一段的岁月。

山东民营经济活跃,对当地GDP贡献巨大,但是却大多是从事纺织、地炼、化工等传统产能落后、环境污染严重行业。近年来,山东省政府也积极响应供给侧改革号召,积极推动省内新旧动能的转换,可是一场兴起于邹平的妖风,却让众多大型民企倒在了黎明前,令人惋惜。

风起邹平

山东民营企业众多,许多本地、同行业民企,为了争取银行贷款,兴起了互保的模式,大家抱团取暖,在特定的时间,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期间,虽然非发债企业零零星星爆发互保债务危机,不过发债企业都相安无事,波澜不惊。

但是,2017年三月底,齐星集团资金链断裂的消息,瞬间打破了湖面的平静。齐星集团旗下股债双杀,短短四个月,便走向了破产重整的道路,还连累了互保兄弟西王。虽然政府协助切割了西王对齐星的担保债务链,但是自此之后,金鸡对西王心有余悸,西王在资本市场的融资困难重重,不得不采取结构化融资方式。西王苦苦熬了两年半,经历了各种舆论风波,兑付考验,最终却还是倒在了2019年的这个秋天!

齐星事件,掀起了山东民营发债企业互保危机的那阵风!

云涌菏泽

三个月后,在山东省西南角的菏泽市东明县,一家号称年营收300亿元的大型化工民企—洪业化工,突然宣布旗下三只债券临时停牌,理由是公司经营环境发现变化,公司经营业绩出现重大不确定性,中诚信证评也紧急将公司评级由AA调降至BBB-

要知道,洪业化工在201611月底和12月初,分别发行了一期小公募债和私募债,规模合计15亿元,公司年均净利润14亿元,为何短短半年的时间,公司的经营业绩就出现重大不确定性?是财务造假?还是精细化工行业突然遭受了灭顶之灾?

2018年7月25日,洪业化工破产申请被法院受理。逝者已去,大家更关心的,可能是和洪业化工互保关系密切的邻家同行好兄弟—玉皇化工的未来。受洪业事件影响,玉皇化工的债券也一度引起投资者抛售,好在政府再次行政干预,切断了玉皇对洪业的担保,玉皇自己也断臂求生,引进新股东,债券价格才暂时稳了下来。

可是,就在上周末,“16玉皇03”只兑付了利息,本金展期一年,本质上还是发生了违约,惠誉和标普将公司海外债评级由CCC+下调至CC。

玉皇的警报,正式拉响。

2018年中旬,炎炎夏日,依稀记得,当时狄仁杰正在张家港站,等待归去的高铁,习惯性的打开了企业预警通,突然收到了“16长城01”违约的消息,虽然它违约也算是预期之中的事情,但是躁热的心不免骤生一丝凄凉之情。

说起邹平,大家可能都知道魏桥、西王、三星以及发生债务危机,走向破产的齐星集团,却鲜有人听说过邹平长城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邹平长城”),和齐星集团类似,邹平长城经营的也是铝加工业务,只不过,与铝产业巨头魏桥相比,他们的规模显得那么微不足道,经不住“去产能”和环保政策的强压打击。

齐星已去,邹平长城也不能躺下等死。

2018年2月14日,邹平长城更名为“中融双创(北京)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并将注册地变更为北京市丰台区。乍一看,大家可能会认为这是一家高科技国企,实际上,他只是一家经营传统铝加工的民企罢了。中安消、中城建、中信国安、中科建、中国华阳经贸,甚至是中民投,这些年,我们踩过多少中字头的雷!

邹平长城集团虽然摘掉了“邹平”的标签,易容换发,但是却没法改变它穷途末路的命运。

而此时的山东民企违约潮,已经开始暗流涌动!

火烧东营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2018年11月26日,金茂纺织和大海集团一起违约,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受理了两家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缘分?亦或是江湖传言,这对难兄难弟实际控制人系同一个人是真的?当天违约,当天受理破产重整,我们见证了债市新速度!

铁链接起来容易,可断起来就难了。东营互保链的火把一旦点燃,势必火烧连船。

四个月不到,这场大火便烧向了东营互保链的中心—东辰控股。东辰左牵万集、胜通,右连大海、金茂,东辰一旦被烧,胜通和万集也危矣。果不其然,三天后,大火吞噬了胜通,幸亏政府及时在胜通和万集之间隔了一道屏障,切割了两者的联系,才让万集暂时躲过一劫。

然而,这场大火火势滔天,吞天灭地,短期内又不见大雨灭火,只能靠着屏障降降温,炽热的万集又能够撑多久?

万通和富宇还在这艘火连船上苦苦挣扎,债券也悉数停牌,他们的结局又将如何?

黎明前的曙光or黑暗前的光明

胜通违约之后,山东的雷声好像渐渐地消失了,显得格外的安静,安静的甚至有些令人可怕,谁也不知道,下一颗雷什么时候会爆。

为祖国70周年庆生之后,大家收拾好欢乐放松的心情,又开始进入到紧张繁忙的工作节奏。而此时,如意科技也即将面临20亿元小公募债的回售压力,市场也开始担心如意科技有没有实力解决近20亿元的回售问题。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济宁城建入股如意科技,并为“15如意债”提供全额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给投资人吃了一颗定心丸,给寒冬中的如意送去了一份及时的温暖。

然而,如意科技海外债务集中到期,地方政府的实质性支持非常有限,海外评级机构对如意科技的偿付能力依旧有所担心,纷纷下调公司海外评级至CCC+。公司因为法律诉讼,多次被纳入被执行人,连向来“秉公无私”的大公,也不得不将如意列入了信用观察名单。

如意的猪年,过的好像并不是那么的如意。

ZF救助,到底是黎明前的曙光?还是黑暗前的光明?

或许,在某些人的心底,已经渐渐地有了答案。

不过,今年山东民企最大的那颗雷,可能还是非西王莫属。在众多投资人的心中,西王的特钢、玉米油资产较好,是山东民企最后的信仰,当地政府也一定会全力支持。确实,各级政府对西王提供了纾困基金支持,不过只是杯水车薪,还是拯救不了千疮百孔的西王。

经历了一波三折的故事,投资人心情此起彼伏,可是西王最终还是没能够挺住,债券违约、评级被下调,令人叹息。

齐星已经破产,长城早已远去,西王也大势已去,三星生死挣扎,就连对老大哥魏桥的质疑声,似乎也从未停止过。

这场起于邹平的风,在菏泽兴风作浪,又去东营火烧连营,于济宁上空一啸而过之后,再次回到了邹平,似乎在坚定地执行从哪里来,再到哪里去的路线总方针。

还有处于大风边缘、饱受争议的NB,能否熬过这个凌冽的寒冬?

这阵风的终点到底在哪里?山东发债民企的未来又在何方?

END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