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懵了!万亿招行一度重挫12%,发生了什么?-港股-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港股 >  跌懵了!万亿招行一度重挫12%,发生了什么?

跌懵了!万亿招行一度重挫12%,发生了什么?

发表时间:2021-09-21 10:26: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9月20日,港股市场遭受重挫。截至当日收盘,恒指跌去822点,跌幅高达3.29%,其中恒生地产指数狂跌6.7%。分析人士认为,恒大事件持续发酵可能是一个导火索,一些关于香港地产商的传闻也在市场流传,进一步加剧恐慌情绪。


与此同时,投资者担心房地产冲击银行资产质量,导致在港上市的内地银行股持续走低。当日,招行H股跌幅一度接近12%,尾盘跌幅收窄至9.3%,但仍领跌恒生H股金融业公司。


东吴证券马祥云团队9月17日发布报告认为,房地产贷款风险上行需要重视,但从总量角度,对银行总体资产质量影响有限,而龙头银行当前的资产质量处于历史最佳状态。


内银股大跌


没有休市的港股市场,在9月20日早盘开始后大幅下跌。恒生指数午间最大跌幅接近4.2%,下午开盘后开始止跌回升,但整体依然低迷,最终以3.3%的跌幅收盘,全天跌去822点。


分行业来看,地产股集体下挫,霸屏跌幅榜,合计近20只地产股跌幅超过10%。其中,新力控股集团暴跌87%,新世界发展重挫超12%,新地大跌超9%,长实集团跌幅近10%。


此外,包括融创、恒大在内的一众内地房企亦集体杀跌。其中,融创中国、中国恒大跌幅均超过10%,恒大盘中跌幅一度超过18%。


与此同时,金融股受房地产行业风险敞口担忧,亦全线走低。其中,万亿港元市值的中国平安,在上个交易日盘中暴跌超过8%后,9月20日又一度下挫超8%,尾盘收窄至5.78%。


招行作为内地银行股代表,当日更是领跌整个H股金融板块。当日开盘后,招行H股迅速下挫,盘中跌幅一度超过11.5%,至下午14:40左右才开始回升,跌幅收窄至9.38%。



如此大幅度的下跌,在招行H股历史上并不多见。数据显示,2015年7月8日,招行H股盘中最大跌幅19.65%;2015年8月24日,盘中最大跌幅17.45%;2019年6月25日,盘中最大跌幅12.13%。


除招行外,民生银行、重庆农商行、重庆银行、中信银行H股当日跌幅也超过5%,建行、农行、邮储3家国有大行跌幅则超过4%。



投资者担忧房地产风险敞口


内银股的大跌,主要源自投资者担心房地产冲击银行资产质量。


事实上,无论是上市银行中期业绩说明会,还是投资者调研纪要中,对银行房地产贷款风险的关注已经成为最主要的问题。而从已披露的银行中报数据来看,银行房地产业贷款不良确实呈现全线上升态势。


其中,招商银行、平安银行6月末房地产业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43.3亿元、16.6亿元,相当于年初规模的3.6倍、2.9倍;工行、建行、交行6月末房地产对公不良贷款也分别较年初增长96.5%、28.3%、37.2%。


对此,招行风险管理部相关人士在中期业绩交流会上表示,今年以来房地产行业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部分过去高杠杆经营的房企经营面临困难,风险有所增大。


“从招行自身情况来看,主要还是有个别过去杠杆率比较高、过度扩张的房企在现金流上遇到了比较大的压力,重点涉及华夏幸福、四川蓝光两个客户。”前述风险管理部人士透露。


该人士也表示,下半年将进一步加强对房地产企业的管理,保持行业资产质量总体稳定。其中:客户标准上,要进一步提升总分两级房地产战略客户占比;区域维度上,房地产开发业务进一步聚焦一二线城市和准一二线城市;业务结构上,优先支持刚需和改善性住房。


“我们也对整个房地产开发贷款的封闭、管理进行了全面排查。从排查的情况来看,整个招行房地产开发贷的质量还是比较稳定的。”招行前述负责人称。


平安银行副行长郭世邦也在该行业绩说明会上透露,“上半年房地产业不良贷款增加,主要就是因为一个户出了12亿元不良,如果不是这个户,我们这个行业的不良率就只有0.2%。”


郭世邦表示,平安银行今年在房地产业贷款的区域选择方面做出重大调整,“过去我们可能比较倾向于做一二线城市,但今年有些二线城市也不太行,所以我们把‘一二线城市’的标准该为‘一类城市’、‘二类城市’。”


“也就是说,有些二线城市我们剔除出去,有些三线城市反而列入白名单,选择的标准主要还是看城市有没有人口净流入、产业支撑力是否强等等,对项目这块就主要看它的去化能力,有没有现金流。”郭世邦进一步解释道。


实际风险如何?


银行业房地产贷款的实际状况到底如何?上半年不良骤增的背后是什么原因?


对此,东吴证券马祥云团队在9月17日的报告中表示,部分房企暴雷+融资条件收紧,导致风险暴露:


一方面,部分陷入债务违约的房地产公司现金流承压,影响贷款本息偿还,同时从贷后管理的角度,银行也会主动将有潜在风险的房地产公司贷款纳入关注类或不良贷款的口径。所以,房地产对公贷款的不良“双升”是必然情形。


另一方面,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两道红线”严格限制了房地产贷款投放。对于房地产公司而言,如果银行房地产贷款集中度受限,新增贷款额度不足,则新增融资的难度就更大,而且融资条件收紧的市场预期形成后,各家银行发放贷款也会更审慎,进一步加大房地产公司的现金流压力,影响资产质量。



不过该团队认为,尽管对公房地产贷款的资产质量恶化,但由于贷款总量占比有限,对上市银行的总体资产质量影响非常有限。据统计,截至6月末,41家上市银行的对公房地产贷款占比为6.35%。


根据该团队测算,假设下半年样本银行的房地产对公不良进一步增加50%,同时保守假设保守假设2021年末总贷款相较6月末增长3%,则对总不良率的边际提高幅度仅1BP,即便极端假设下,房地产对公不良贷款总金额翻番,对总不良率的边际提高幅度也只有6BP。因此,房地产对公贷款对银行总体资产质量的影响是可控的。


里昂也发表报告表示,上周在投资者论坛上与数间内银代表进行交流,投资者均关注内房信贷风险趋升,而内银代表对相关资产素质的前景均抱较乐观的态度,该行指上市银行早已用谨慎态度去处理房地产开发商信贷,并实施了“白名单”及项目主要集中在一及二线城市,料内银受到高杠杆发展商的风险敞口有限。


来源:券商中国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