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升:商业唯一的捷径是长期主义-宏观经济-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宏观经济 >  陈东升:商业唯一的捷径是长期主义

陈东升:商业唯一的捷径是长期主义

发表时间:2021-05-04 08:14: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陈东升

近年来,「长期主义」得到很多成功企业家的推崇。什么是「长期主义」,如何践行「长期主义」?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今天给大家分享一篇泰康保险集团董事长陈东升先生的文章,看看他是如何看待「长期主义」的,相信读过这篇文章之后,你会有所收获。


作者 | 陈东升

来源 | 公众号「嘉泰先生」


昨天有朋友推给我一个张一鸣讲企业价值和竞争力的小视频,他觉得你要做就做新的东西,别人做这个东西已经做得挺好了,你再去做是没有价值的,所以你要去创新,去做别人没做好的领域;而且企业的竞争是靠效率,没有效率烧钱越多损失就越大。

 

我一直讲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跑马圈地的时代结束了,现在进入一个创新的时代和效率的时代,也是大企业的时代,是头部企业、平台企业、创新企业的时代。那么对新的创业者来说,怎么样去创新和提升效率,最终在这样激烈竞争的时代闯出来呢?

 

前几天我也跟四位年轻企业家在一起交流。他们都有自己深耕的领域,有的公司已经上市。聊下来,我觉得我近 30 年创业和经营企业的经验,特别是泰康从人寿保险这样一个传统的领域进行创新,如果说要给他们或者创业者所谓的建议,只有一句话——做企业就是跑马拉松,慢就是快。商业就是要扎扎实实,老老实实,如果有什么捷径,就是长期主义。一定要相信,目标纯正、心无旁骛,做正确的事,时间就是答案。


01

长期主义是价值观也是方法论


我是 1992 年开始筹备拍卖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的。这一年前后,跟我一样,全国从党政机关、科研院所下海的知识分子超过 10 万人,形成中国商业史上蔚为壮观的「下海潮」,我称他们为「92派」。他们与「84派」和后来的「海归网络派」一起,构成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企业家创新创业的三波浪潮。



我们这一代人创业,正处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关键点,是「用计划经济的余威,抢占市场经济的滩头」。所以对我们来说,坚定市场化的价值观特别重要,这是我们坚持长期主义的首要原则。

 

这里的市场化不仅仅是我们现在理解的根据市场规律去经营企业,去市场上竞争,更重要的是坚定告别计划经济,坚定走亲清政商关系的价值选择。不清楚中国改革是如何走过来,不清楚中国产权制度变化的人很难理解这一点。

 

其次是专业化。专业化是相对多元化来说的。90 年代我们创业的时候,中国市场经济刚刚起步,处处都是机会。而且我们从国家机关出来,有很大的信息优势和资源优势,赚钱的门路就更多了,很容易什么赚钱做什么,摊子越铺越大,最后企业都不在了。

 

但是我们坚定走专业化的道路。我说「92派」最大的特点就是用雷达扫描,寻找中国市场经济的空白点。抓住这个空白点,创造一个行业的领头企业,进而带动一个产业的发展。我创立的嘉德拍卖是这样,毛振华成立的中诚信是这样。现在我和毛振华的企业都快 30 年了,早就成为行业的领军企业。所以对长期主义者来说,坚持专业化的意义就是抵制短期利益的诱惑,把企业家精神用在打磨自己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上来。

 

最后是规范化。规范化就是做市场和监管的好学生,不偷、不抢、不争。不偷就是不偷股东的钱,以客户利益为先,这要求企业打造科学的治理结构和正确的文化价值观。不抢就是不恶意竞争,特别是我们金融保险企业,聚集了大量的长期资金,要用在支持企业家精神上,不能去二级市场恶意举牌。不争就是不争一时一地的得失,要争长久、争战略、争创新。



当然,坚定市场化取向,专注主业、专注专业,通过战略与创新制胜,也是实现长期主义的方法论。

 

通过战略与创新制胜,就是要不断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能力。我有一句话叫「目标纯正,心无旁骛,做正确的事,时间就是答案。」战略上要看得准、看得深、看得远,这样才能做得早、做得坚定、做得扎实、做得持久。不折腾、不摇摆,目标坚定,行稳致远。


创新是打造长期核心竞争能力的法宝。说透了就是积累,积累经验、积累教训、积累人才、积累客户、积累专业的细节、积累口碑和品牌。


同时,当竞争越来越激烈,市场越来越成熟的时候,专业化就越来越重要。专业化的过程就是把每个市场不断的细分、再细分,只有走专业化的道路,走细分的道路,你这个企业才能够在激烈的竞争过程中形成核心竞争能力,成为这个行业或者细分市场的龙头。我多次讲企业不分大小,生意不分贵贱,你把细分市场细分细分再细分,做到行业前三,你就是伟大的企业家。


02

长期主义的底色就是理想主义


我觉得长期主义的本质是一种理想主义,要做一个大企业或者大企业家,一定是基于理想驱动而非结果导向。



我们这一代人出生在 50 年代,成长的环境决定了我们不会从小就把企业家作为人生理想。那个时候连企业家的概念都没有。在高中的时候,我读《马克思传》,立志成为一名共产主义的大理论家,在《红旗》上发表理论文章。我 1979 年考上武汉大学政治经济学系,也一心想成为一名学者,为国家改革和经济建设献计献策。1983 年毕业后就去了外经贸部国际经贸研究所发达国家研究室,研究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在《红旗》、《世界经济导报》等期刊、报纸上发表了很多研究论文。

 


1988年,我调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管理世界》任副总编, 学习美国《财富》 500 强,在《管理世界》推出中国 500 家大企业评价,开创中国企业评价先河,也在研究学习的过程中,彻底地改变了我的人生。通过对中国 500 家大企业和《财富》500 强企业的对比分析与研究,我得出一个结论:没有一定数量在国际上数得着的大企业,国家的强盛就无从谈起。

 

于是,我放弃了做学术的梦想,决定「产业报国」,下海创业,立志做一家世界 500 强企业。在 90 年代先后创办了嘉德拍卖与泰康人寿,期间还与我弟弟陈平一起创办了宅急送。其实嘉德拍卖和泰康人寿都是在 1992 年提交的申请,嘉德的审批相对比较顺利,泰康人寿批筹经历了近 4 年时间。期间很多股东都等不了放弃了,朋友也劝我要不就算了,换一个证券公司或者城市信用社的牌照会更容易。但是我就是不放弃,就是坚定要做人寿保险,因为我知道,在世界 500 强的榜单里面有很多都是人寿保险公司。

 


泰康人寿 1996 年成立,到 2018 年,泰康首次跻身《财富》世界 500 强榜单,花了 22 年时间。如果从 1988 年我学习《财富》500 强评中国 500 家大企业开始算,这个时间是 30 年。

 

现在泰康正在推进大健康产业生态体系建设,为长寿时代的挑战提供泰康方案。这是我一生奋斗的新理想——用市场经济的方式方法,实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我也总结,我这一生,从最早想做一个共产主义的大理论家,到后来想做一个经济学者,再到后来下海创业,到现在做医养大健康,虽然理想不断在变,但是要做一番有益于国家、有利于社会的事业,这个初心从来就没有变过。一次一次理想的变化,是一次一次人生的升华,更是一次一次自我的革命。

 

也正因为是理想和初心驱动,所以你做所有的事情,就不会冲着发财、不会为了赚钱就随意妥协,就真正能够做到长期主义。


03

坚守长期主义要走向商业向善


 商业向善的本质是以人为本。

 

人是一切的根本。人类社会的一切活动,都是从人出发,最终又回到人本身。所以我说人类社会发展的终极目的,就是社会的和谐、家庭的幸福和身体的健康。要做大企业,成为大企业家,就要能够解决人类社会的重大问题,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商业存在的意义就是通过价值交换来提升社会福祉和效率。人类社会发展和文明的进步,是交换活动带来新的分工,产生了商业和商人这个阶层。商人以及后来的企业家,通过对产品、客户需求与销售渠道的创新整合,优化资源配置,从而降低整体成本,提升社会效率。这是商业最底层的逻辑,也是商业的终极价值所在。理解了这一点,我们才能真正的理解商业理想主义,也才能找到坚持长期主义的价值。

 


还有企业家一定要明白,商业领域创新的本质就是便捷和实惠。所有的创新,第一要让人们的生活更方便,第二是不断降低成本,离开这两个条件创新就没有存在的基础。

 

我们都知道,创新是企业发展永恒的动力,是企业成长的第一性原理。用马克思的理论来讲,就是创新带来垄断地位,获取丰厚的利润,于是所有的资本就会跟进,跟进的过程就是利润平均化的过程。所有的产业都是这个过程,创新带来超额利润、资本跟进、产生平均利润。利润平均化以后就会有新的创新来打破这个均衡。

 

我老讲企业家精神创新的本质,就是企业家内在对利润的冲动和外在对竞争的压力。这就要求企业不断地创新,不断地提高劳动生产率,降低成本,客观上也推动了社会效率的提升和成本的下降。任何产业、任何行业、任何企业,不论传统业务还是新经济,只有通过不断创新形成核心竞争力,才能实现长期持续发展。

 

当然不是所有的创新都是断崖式的、颠覆性的。大多数的创新都是一个持续性的过程,通过不断地实践、不断地总结、不断地试错,最后走出真正的创新。有时候创新就隔着一张纸,但要把这张纸捅破是很难的,要用万钧之力。捅破了就是一个伟大的创新。比如我们泰康把虚拟的金融保险和实体的医养结合,看起来这么简单的事情,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创新。全世界没有人这样做,但我们就做了这件事情,就产生了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

 


当前,人类社会加速进入数字时代已经成为共识,同时也面临着长寿时代的终极挑战。百岁人生时代来临,人人带病长期生存,健康时代和财富时代随之而来。真正秉持长期主义价值观的企业,就会坚定通过产品、服务、科技乃至商业模式的创新,解决长寿时代的突出矛盾。只有这样的企业,才能在未来需求与产业的变迁中保持竞争力。



主编|王滔   编审|陈润江   顾问|王淑琪
合作联系|电话 18610739616(微信同号)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