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好牌打稀烂!坐拥12万亿大矿,这家国企却巨亏458亿……-财经视野-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财经视野 >  一手好牌打稀烂!坐拥12万亿大矿,这家国企却巨亏458亿……

一手好牌打稀烂!坐拥12万亿大矿,这家国企却巨亏458亿……

发表时间:2021-05-04 09: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给凤老师打 call

12万亿的自然馈赠,只要你动动手就能产生巨额经济收益,这真是上天的恩赐。

在这么大项目的背后,到底有多少人揩了油?
即使高薪也未必养廉,即使能养廉也未必能选拔出匹配这么大资源的管理人才。

01

我们在说谁家有钱的时候,一般会讲那谁谁家有矿。有矿是什么概念?有矿意味着挖出来就是钱,而且这个钱是源源不绝……

做生意亏钱很常见,但挖矿挖成巨亏,就不多见了,但最近还真就有这么一起。察尔汗盐湖,中国最大的可溶性钾镁盐矿床,湖中蕴藏着极为丰富的钾、镁、锂等自然资源,总储量为600多亿吨。其中仅氯化钾表内储量为5.4亿吨,占全国已探明储量的97%;氯化镁储量为16.5亿吨,氯化锂储量800万吨,氯化钠储量426.2亿吨。这些资源均占全国首位,整个盐湖潜在的开发价值超过12万亿元。
12万亿的自然馈赠,只要你动动手,巨额经济收益就来了,这真是上天的恩赐。按道理说,这种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只需要有一点点敬畏就能经营良好的公司,有什么理由亏损呢?但他们就是亏损了,不仅亏损,而且是狂亏,亏损程度一度排我大A股首位。
这就让我想起了那个段子,说梁山泊要开年会,各部门纷纷上报年度财务报表,朱贵负责的酒店、宋清负责的招待宴请费用巨额亏损;林冲负责的军训费用严重超支;李逵负责的酿酒工厂资不抵债;连鲁智深、武松负责的交通部门也巨亏!宋江听后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卧槽,说别的我信,拦路抢劫还能亏损?”
察尔卡盐湖守着金山,在我大A股亏损表中位列前茅,比拦路抢劫亏损也不遑多让。2019年,st盐湖荣登亏损王榜首位置,这个记录在2020年被st海航打破,2019亏损王:

抱着金饭碗,却亏得一塌糊涂,大写的服。

大盐湖不是没有辉煌的时代,从1997年上市,其钾肥业务毛利率常年保持行业领先,业绩连续10多年实现增长,被A股股民称为“钾肥之王”。到2008年4月,公司股价一度达到65.91元/股(前复权)的历史高点,市值超过千亿元,与彼时的贵州茅台相当。如果当年有人同时买了茅台和大盐湖,他们今日的境遇就如同2016年买了比特币和P2P。

那这么一个好的企业,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幅烂样呢?在于他们做了超出他们管理幅度和能力的事。

02

2019年12月12日晚间,*ST盐湖公告,公司的三宗资产(主要包括盐湖镁业、盐湖化工分公司以及盐湖海纳化工相关资产及负债)在阿里拍卖平台的第三次公开竞拍结束,由于无人参与竞拍,本次拍卖流拍。此前,这三宗资产已经经历了两次拍卖,均因无人参与而流拍。这三宗资产长期巨亏,但屡屡流拍,这使得*ST盐湖保壳压力骤增。

这三宗资产分解下,是他们的金属镁一体化项目和化工项目(盐湖海纳PVC一体化项目和化工综合利用一二期项目)。表面上看,这些都是极好的项目,以金属镁项目为例,我认真读过他们长达17个章节的项目建议书,可以说读完建议书,我都有投资金属镁的冲动,总体来说此项目的好处如下:
立足察尔汗盐湖,并依托柴达木盆地丰富的矿产资源,以金属镁为核心,以钠利用为副线、以氯气平衡为前提、以煤炭为支撑、以天然气为辅助,在盐湖地区构筑主题鲜明、特色突出的循环经济产业链,实现盐化工、煤基化工、天然气化工、有色冶炼多产业间融合发展。
项目总体规划建设规模为:40万吨/年金属镁、240万吨/年甲醇、240万吨/年MTO制烯烃、40万吨/年丙烯、200万吨/年聚氯乙烯、200万吨/年纯碱、240万吨/年焦炭、200万吨电石、10万吨氯化钙项目及配套相应的供热中心。总投资约600亿元,全部建成后,可实现年产值近400亿元。
金属镁一体化项目规模宏大,产业带动能力强,能迅速形成组合度好、关联性强的产业集群;项目核心技术、装备全套引进,其他配套装置技术也均采用国内外最先进技术,整体具有较强的技术和发展优势。项目可在盐湖构筑完整产业链、产业集聚化程度高。项目资源能源优势突出,配置合理,利用率高;节能减排,变废为宝,循环经济特征明显,已被国家列为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核心建设项目。
投资600亿的项目年产值就有400亿,原本10年就能轻松收回所有投资的好项目,运营结果却是花出去了,因为管理和技术都达不到标准,弄得是一地鸡毛,把原来好好的主体集团也拖入了破产退市的深渊。
一个如此好的项目想做烂,真是比拦路抢劫亏损更难,他们是怎么做烂的呢?一则青海省纪委的公告,吸引了我的注意。

03

4月30日,据青海省纪委监委消息,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兴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青海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简历显示,王兴富,男,汉族,1962年3月生,四川射洪人,在职研究生学历,1983年8月参加工作,198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在大盐湖巅峰的2000年,王总担当了大任:2000年10月,王兴富开始担任青海盐湖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11年4月任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2013年12月任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015年10月开始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正是在他担当大任的这几年,大盐湖开始走向深渊。随着大厂走向深渊,倒霉的当然首先是工人。2018年时公司员工总数近16000人,2020年公司员工总数已经下降到6300余人。
不知道这将近1万人是被推向了自主就业的市场,还是随同不良资产一道剥离。我相信王总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但这么大的亏损,只制裁他一个,恐怕说不过去,在这么大项目的背后,到底有多少人揩了油呢?
众所周知,国企治理不容易,国企领导确实也难当,一方面掌握国家极大的资源,一方面能力是否匹配是个未知数,即使能力匹配,薪酬也未必匹配。看了下王总的工资,确实不高,哪怕在尚未巨额亏损的时候,也不过数十万元。据公司官网显示,王兴富2019年薪酬(税前,下同)为23.43万元,2018年为34.48万元,2017年为45.71万元,2016年为56.51万元,2015年为74.09万元。除此之外,王兴富还获得了2016-2018年任期激励收入共计26.01万元。
掌握这么大的资源,匹配的薪酬却谈不上高,如果他能一心为公还好点,一旦有了私心,不从企业谋利是不可能的 。而有了谋私利的念头,他这个位置可以说是唾手可得。
当然,即使高薪也未必养廉,即使能养廉也未必能选拔出匹配这么大资源的管理人才,这是一个近乎无解的难题。

这几年,关于大国企领导人的贪腐频频见诸报端,被调查的也远不止王总这一人。国企治理到底应该如何进行,到底是管资本还是管资产,到底该如何平衡国家利益和管理者利益,以及如何应对所有者缺位的难题,短时内都未见答案。
目前,盐湖已经将亏损资产剥离,剩下的钾肥资产也已扭亏为盈,钾肥项目技术简单,动动手就能挣到钱。希望他们汲取教训,个人贪腐归贪腐,至少不要搞到倒闭的地步,也给几千工人留口饭吃吧。
更高的要求,我们也没资格提了。



课程订阅指南



如果你是新用户
下载「功夫财经App」
,注册登录。
点击首页的
“功夫讲堂”进行订阅,或者搜索“凤来仪”选择专栏进行订阅。

?
 如果你已下载「功夫财经App」
长按识别下方图片二维码,即可订阅《凤·评》

点击“阅读原文”,立即收听彩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