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墨菲:社会保障是一个庞氏骗局吗?-宏观经济-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宏观经济 >  罗伯特?墨菲:社会保障是一个庞氏骗局吗?

罗伯特?墨菲:社会保障是一个庞氏骗局吗?

发表时间:2021-03-29 19:1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作   者:罗伯特?墨菲

译   者:禅心云起

来   源:奥派经济学(ID:AustrianSchoolEco)

本文共计3794字数,阅读约需要6-10钟。



自从里克?佩里(Rick Perry,美国共和党人,2000-2015年任德克萨斯州州长)嘲笑社会保障是一场庞氏骗局以来,经济学家和其他权威专家就卷入了一场争吵。信奉进步主义思想的博主马特?伊格雷西亚斯(Matt Yglesias)表示 ,不管谁说这番话都是“疯狂的”,因为社会保障仅仅依赖于未来的经济增长——和私人养老计划没有什么不同。自由市场经济学家亚历克斯?塔巴罗克(Alex Tabarrok)在回应伊格雷西亚斯时,给出了两位主要的凯恩斯主义者(以及诺贝尔奖获得者)保罗?萨缪尔森(Paul Samuelson)和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的链接文章,两位保罗都把社会保障比作“庞氏骗局”。

本文目的有三:

  • 首先,我会指出,批评者是正确的;在某种程度上,社会保障之所以能够“运转”,就是因为它类似于一个经典的庞氏骗局;
  • 其次,我将展示私营部门的退休计划是如何以迥异方式来运转的;
  • 第三,我将替查尔斯?庞奇的名声一辩,使他免于这类不太公平的类比——庞奇的所作所为丝毫不具有社保的那种勒索性质。
 
社会保障的“庞氏骗局”
 
保罗?克鲁格曼长期以观点强硬而著称。他时不时自食其言也在意料之中。他惯于否认自己过去专栏文章字面上表达的意思。例如,如果有谁认为他(2002年以来)的专栏文章应解读为对格林斯潘制造房地产泡沫之举的认可,那么克鲁格曼都将矢口否认。
 
谈到社会保障,克鲁格曼在1996年末是这么说的:
“从受益人角度来看,社会保障好像是一个普通的退休计划:你能得到多少取决于你投入了多少。因此,它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再分配计划。在实践中,事实证明它是一个有力的再分配机制,但仅仅是因为它有庞氏游戏的特征,即每一代人拿到的要多于他们的投入。后来,由于人口结构变化,庞氏游戏很快就会结束,典型的受益人以前投入多少,此后就只能得到多少(而今天的年轻人以后很可能得到的还要少于他们的投入)。”

就像他那篇关于房地产泡沫的不幸文章一样,克鲁格曼也不得不采取止损措施。当上述专栏文章在互联网上流传开来之后,克鲁格曼试图平息人们的窃笑,声称任何试图利用他来支持共和党人主张的人,都是在玩“文字游戏”。然后克鲁格曼给出了一个介绍原版庞氏骗局引人入胜历史的链接,而这竟然是社会保障署提供的!(看起来他们肯定经常听到这样的类比。)

我很好奇社会保障署会如何为自己辩护,否认庞氏骗局的指控。以下是他们的说法:
“与依赖于不可持续发展的庞氏骗局相比,一种常见的金融安排是所谓的“现收现付”制(pay-as-you-go)。一些私人养老金系统和社保系统一样都采用了同一种设计。我们可以把现收现付制想象成一条管道,现有供款人把钱放入管道的前端,现有受益人从管道的后端把钱取走……”


“在金字塔式传销骗局或庞氏骗局与现收现付方案之间有一个表面上的相似之处,即后期参与者的钱都被用来支付早期参与者的退休金。但相似之处仅限于此。……”
“只要从管道前端流入的资金与从管道后端流出的资金保持大致上的平衡,这个系统就可以永远运转下去。现收现付养老体系的机制不是由不可持续发展所推动的,因此它不是金字塔式传销骗局或庞氏骗局。”
 
与伊格雷西亚、克鲁格曼和社会保障署的说法正相反,我认为佩里对社保“庞氏骗局”的指控是十分贴切的。当批评者表示社保“不可持续”时,显然是指这个体系无法让当前的税收和福利计划维持同步。要么对劳动者提高税收,要么减少承诺的福利,要么双管齐下。克鲁格曼1996年专栏文章证实了这一分析,社会保障署的“管道说”也同样如此。

迄今为止,退休者领到的退休金仍然要多于他们的投入,这种情况不可能再维持下去——这种模式要靠寻找更多的劳动者参保。换句话说,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庞氏骗局。本文不是要为里克?佩里背书,但他的观点显然是正确的:一旦人口结构发生变化,就不可能让每一代人都从这个体系中拿走比其投入更多的钱。

社会保障署的管道图很有意思。如果社会保障最终成了这样,且每一代劳动者只是取走“最初的投入”,那么这意味着他们对该体系的“供款”(实际)回报率为零。

从会计学意义上讲,这肯定是“可持续的”(至少在人口年龄分布稳定的情况下),但从政治上讲,这行得通吗?如果政客们坦率地告诉选民,“在你25岁上,我们从你那里拿走1000美元,要你别担心,这1000美元会在你65岁的时候等着你,”你猜他们会对这种安排感到高兴吗?如果庞奇向他的投资者承诺零回报率,他也可以让自己的骗局更有持续性,但如果那样的话,就没人感兴趣了。

公平地说,伊格雷西亚斯指出这种“管道”方法能产生正的回报率。如果管道左端的劳动者始终把他们薪酬的15%注入这条管道,(如果生产率像往常一样随着时间增长),那么50年之后,当他们处在管道另一端时,就会有更多的钱喷出来。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又回到了这样一种安排:每一代人得到的还是要多于其投入——在克鲁格曼本人看来,这具备了“庞氏游戏的特征”。无论如何,伊格雷西亚的框架仍然会因为人口结构变化而脆弱不堪。
 
为什么私营部门
的退休计划可行
 
公众对社会保障的讨论之所以发生混淆,部分原因就在于:他们实际上普遍忽视了社会整体如何通过储蓄和投资变得越来越富有。换句话说,很多人以为(不管他们是否真的深思熟虑过),如果有一个萨莉每年省下1万美元,就总会有一个吉姆负上1万美元债务。因此,每当萨莉开始靠自己的储蓄生活时,他们就会想象吉姆也一定在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准。在公共层面——按这种想法——一切都是相抵的,我们只是在改变“总产出”基于人们节俭和挥霍程度的分配方式。

这种思维模式是完全错误的。在我入门教科书第10章里逻辑分明地做了一些解释,但要旨在于:整个社区的每个人都有可能“量入为出地生活”,也就是说,消费低于收入,余钱拿去储蓄。这样,经济就从根本上有能力减少消费财货(电视、跑车、牛排晚餐等)的产出,增加投资或资本财货(钻床、化肥、核磁共振成像机等)的产出。在未来,各种工具和设备数量越来越多,劳动者生产效率也越来越高。这就是为什么生活水平可以提高;由于过去的投资,这个社会就从根本上有能力生产更多的商品和服务。

设想一下:一个农民,在他工作的一生中,每年都会用自己的一些农作物来购买一台拖拉机零部件。头一年他买了一个轮胎,次年他买了一个方向盘,依此类推下去。经过45年辛苦劳动,这位农民准备退休了。这时,他组装了一台崭新的拖拉机。现在他不再需要亲自用劳动来赚取收入了。相反,他把拖拉机的使用权出租给了年轻的劳动者(否则这些年轻人将不得不徒手耕地)。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位退休农民每吃一穗自己不再亲自耕种的谷物,都是在“揩油水”。毕竟,那些粮食是那一年收成的一部分,所以如果退休农民吃掉了这些粮食,那些真正收割庄稼的人可以得到的粮食就会减少。然而,这个退休农民的消费不需要通过当年年轻劳动力的“供款”或“再分配”来提供资金。
 
这些年轻劳动者恰恰相反,他们全额获得了自己符合市场水平的工资(只要足够明智,他们就会为退休做一些储蓄)。这位退休农民将用出租拖拉机所得的收入在公开市场上购买粮食。得益于他花费数十年时间组装的拖拉机,也得益于其他同辈人积攒下来的化肥、农具、灌溉设备等等,粮食产量也提高了。

我的故事是显然是虚构的,但它有助于理解自愿性退休计划的本质。庞巴维克指出,迂回的生产过程会带来更优越的物质生产力,这样人们所得到的就要多于所投入的(以物质条件衡量)。我在小布什总统“社保私有化”提议的辩论中抱怨道,许多所谓亲市场改革者想在舍弃长年储蓄这一原则的情况下获得复利的魔力。

对庞奇的一个有限度的辩护

上面我已经解释了:为什么在现代政治辩论的背景下,社保实为“庞氏骗局”的这一指控是准确的。然而,在一个很重要的意义上,这个指控对于查尔斯?庞奇本人来说是不公平的。

诚然,庞奇实施了欺诈;如果他准确地解释了自己的商业盈利模式,他的受害者就永远不会向他“投资”。因此,自由至上论者会赞成其他所有人的看法,即庞奇是一名罪犯,只要处在公正的法律秩序下,他都必须面对法律的制裁。

但据我们所知,庞奇从未威胁恐吓过任何人。他没有告诉那些努力奋斗的年轻劳动者,“每周把你薪水的15%交给我,这样我就能给你丰厚的回报——不然的话,我就会派打手去绑架你。”

从这个角度看,社会保障终究不是庞氏骗局。它更类似于黑帮向民众勒索保护费,并声称如果不交的话,“后果很严重”。
 
结论
 
关于社保体系的怨言是准确的:到此为止,社保“大获成功”的唯一原因是,它依赖于一代又一代新生劳动力不断增加的供款。当今时代,人口结构已经变得不利于这个体系,它确实是不可持续的。我们将会看到对劳动者增加税收,对受益人减少支付,或者两者并行不悖。

在自愿性私营部门当中,人们可以通过真正的储蓄和投资为自己的退休做好计划安排。他们不需要从下一代那里占得便宜,因为退休人员之前的储蓄使得他们可以制造资本财货,当他们凭体力不再能够带来收入时,这些资本财货将为他们提供收入。
 
最后,也是重要的一点,典型的庞氏骗局比社保危害性要来得小:它依赖的是欺骗,上当者自愿交钱。一旦欺骗行为被人揭穿,这种危害便告解除。相比之下,美国的劳动者别无选择,无论愿不愿意,都必须向社保体系“纳贡”。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