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外汇 >  中国外汇丨贸易术语修改适用问题探讨

中国外汇丨贸易术语修改适用问题探讨

发表时间:2019-07-09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作者丨贺安若  中国建设银行单证业务中心

来源丨《中国外汇》2019年第13期


 要点 

实务中,买卖双方可根据特定交易条件对贸易术语进行修改适用。但需注意,应将特别约定的事项在信用证条款中予以明确,以确保贸易双方的意图能得以完整体现。

案例背景

2011年9月,印度某公司向开证行申请开立金额为675000.00美元的不可撤销信用证,受益人为中国某公司,价格条款为CIP Mumbai Airport, incoterms2010。信用证44E域出发地机场为中国境内任何一家机场,44F域目的地机场为孟买机场。要求提交的保单显示承保区间为卖方仓库至买方仓库。此外,信用证50域记载申请人地址为印度中部的拉特拉姆镇。收到信用证后,受益人委托某物流公司代为办理该批货物出口的运输和保险事宜,并与之签订了《运输协议书》和《进出口货物运输委托书》。物流公司接受委托完成发货后,将取得的空单、保单等相关单证寄送给受益人,受益人随后完成交单。空单标明出发地机场为重庆机场,目的地机场为孟买机场。保单载明货物运输路线为自重庆经新加坡到达孟买,“其他承保条件”处显示仓至仓条款。开证行收到单据后确认相符,申请人随即赎单。

该批货物于2012年5月5日从重庆起运,并于同日抵达孟买机场。清关提货后,申请人委托某运输公司完成后续陆运。5月15日,该运输公司将货物从孟买发往申请人位于印度中部拉特拉姆镇的仓库;5月16日,载有上述货物的汽车在途中失火,货物同汽车全部焚毁。

申请人持正本保单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12月7日,保险公司出具书面拒赔通知,理由为火灾发生地不在承保范围内。2014年,申请人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交仲裁申请,要求保险公司对其进行赔付。委员会裁定后驳回仲裁请求。2017年,申请人将代受益人办理货物出口事宜的物流公司作为被告,向法院提起诉讼,称因该物流公司订立保险合约时的过错,导致货损无法获赔。法院审理后做出判决,驳回申请人的诉讼请求。申请人后向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8年,高级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分析

问题1:站在国际惯例的角度,信用证条款能否满足申请人延伸CIP中卖方保险义务的诉求

答案是否定的。本案例中,买卖双方采用的贸易术语为“CIP孟买机场”,约定适用《2010年国际贸易术语解释通则》(以下简称《通则》)。CIP意为“运费和保费付至”,按照《通则》对CIP(INSERT NAMED PLACE OF DESTINATION)的解释,此处“孟买机场”即为“指定目的地(NAMED PLACE OF DESTINATION)”。在没有其他特别约定的情况下,卖方应负责订立将货物运送至孟买机场的运输合同,承担相应的运费;亦应为货物在运送至孟买机场途中的灭失和损坏风险签订保险合同,支付相应的保费。

在此基础上,申请人意图将卖方的保险义务进行延伸,使目的地机场至其仓库的陆运区间也被承保,于是在信用证条款中要求保单显示仓至仓条款。UCP600第十四条a款规定,银行仅基于单据表面确定是否相符,第二十八条f.iii.款要求保单至少承保信用证规定的运输区间。案例中,受益人提交的保单按照信用证要求标明了“From Warehouse To Warehouse”,同时涵盖了信用证规定的44E至44F的完整运输路线,即满足了UCP600和信用证的要求。国际惯例并无相应条款要求仓库地址显示在保险单据中,以表明承保区间延伸至其仓库。即案例中的条款设置无法从国际惯例的角度满足申请人的诉求。

问题2:站在保险实务的角度,保单标明了“From Warehouse To Warehouse”能否确保直至买方仓库的运输全程被承保

答案依然是否定的。信用证和委托书中约定保单适用伦敦保险协会制定的《协会货物保险条款》(INSTITUTE CARGO CLAUSE,I.C.C.)。按照协会货物条款(空运)第5条运送条款(即前述的仓至仓条款)中5.1款的规定,其保险责任始于货物运离保单所载明的地点的仓库或储存处所之时,终止于在载明的目的地交付收货人所属或其他最终仓库或存放处所;第5.2 款规定,如果货物自飞机抵达最终卸货机场卸货完毕后,在本保险尚未终止之时,欲再运往保单所载之外的其他目的地,则保险责任终止于货物开始再运往其他目的地之时。本案例中,《运输协议书》《进出口货物运输委托书》、信用证、保险单均显示目的地为孟买,依照5.1款的规定,仓至仓条款中“载明的目的地”为孟买;依照5.2款的规定,保险责任已终止于货物从孟买向拉特拉姆起运之时。

申请人在开立信用证时未将其仓库地址条款化,使得其仓库地址未能成为保单上“载明的目的地”。要体现申请人在CIP项下修改卖方保险义务的意图,信用证在要求保单标明仓至仓条款的同时,还应在46A域保单条款或47A域附加条款中明确要求,保单载明目的地为拉特拉姆。

问题3:站在《2010年国际贸易术语解释通则》的角度,目的地约定不明确的责任应如何划分

庭审过程中申请人称,拉特拉姆已显示在信用证上申请人地址处以及《进出口货物运输委托书》中通知人地址处,物流公司理应投保至拉特拉姆,而非仅至孟买。法院并未支持申请人的观点,认为这两处“拉特拉姆”既没有标注为最终目的地,也不是在关于保险的约定事项中做出的提示,申请人的住所地址或联系地址并不能被确认为仓库地址。漏保的原因是买卖双方对目的地约定不明确,物流公司在代为办理保险过程中不存在过错。

对于目的地约定不明确责任的划分可以参见《2010年国际贸易术语解释通则》。其中提到,CIP贸易术语项下卖方负责承担费用投保货物保险,买方负责向卖方提供购买附加险别所需的信息,即申请人有义务向受益人和其物流公司提供办理仓至仓保险条款所必需的目的地仓库地址信息。案例中申请人未尽到告知义务,理应自行承担由此导致的漏保后果。


ICC的相关案例

ICC在2018年10月第比利斯会议出具的官方意见TA.885rev中,探讨了由于信用证中贸易术语与运输路线不匹配而引发的争议。其中,价格条款为CIF MUNDRA PORT,信用证44F域卸货港为MUNDRA PORT,INDIA,同时在44B域最终目的地显示ICD MORADABAD INDIA。受益人提交的提单中显示了信用证要求的卸货港和最终目的地,还附有批注:“从卸货港到最终目的地的内陆运输费用由买方承担。空集装箱返还至最终目的地的相应风险和费用由收货人承担。”开证行因上述批注对单据进行了拒付。国际商会认定不符点不成立,理由是价格条款为CIF MUNDRA,相应地,卖方只承担到MUNDRA港的运费。MUNDRA港到最终目的地ICD MORADABAD之间的运费和集装箱返还费用是信用证和UCP规定之外的,理应由申请人承担,故批注内容不构成不符点。

TA.885rev的案例背景中没有提及保单的情况。假设该信用证项下要求提交保单,按照分析中的逻辑,CIF MUNDRA表明成本、运费和保费付至MUNDRA港,那么从MUNDRA港至44B域最终目的地ICD MORADABAD之间的保费也不应由受益人承担。然而,回顾国际惯例中对保单承保的风险区间的规定,根据UCP600第二十八条f.iii.款,保单需涵盖的承保区间是由信用证44A、44B、44E、44F规定的运输路线所决定,而不是由信用证中贸易术语所决定。假设该信用证要求提交保单,为实现相符交单,其显示的承保区间应覆盖至信用证44B域的最终目的地ICD MORADABAD,而非仅至44F MUNDRA港。


案例启示

贸易术语源于长期的国际贸易实践,对较常见的十余种交易条件进行了定义,但并未涵盖实务中所有的交易安排。作为一种国际贸易惯例,买卖双方在使用的同时可以根据特定需求对其进行修改适用,甚至对贸易术语本身进行变形。但需要注意的是,贸易双方应当明晰《通则》中对于各自义务的划分以及风险转移地点的原本规定,并将特别约定内容在合同和信用证中予以明确。

作为开证行,需熟知《通则》中对于各个贸易术语的解释,关注到贸易术语与整个信用证文本上下的逻辑关系,在起草信用证条款时确保前后各个栏位和条款都与选用的贸易术语相匹配。在需要对贸易术语进行修改适用时,还应明确相关费用、义务和风险分界点的划分,将买卖双方的特别约定条款化、单据化,尽量避免上述案例中由于条款设置不完善而引发的纠纷。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中国外汇”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外汇管理杂志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公众号授权不得进行营利性使用。非营利性转载或引用,应注明“来源:中国外汇”。违反上述声明者,本公众号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