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美股 >  Uber上市首日发挥“失常”:盘中跌近9% 市值跌破700亿

Uber上市首日发挥“失常”:盘中跌近9% 市值跌破700亿

发表时间:2019-05-11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美国市场份额最大的网约车巨头Uber(中文译名为优步)于5月9日美股盘后确定了IPO发行价为45美元,并于5月10日周五正式在纽交所以交易代码UBER上市。


美东时间周五上午11点50分,Uber的IPO首日开盘报42美元,较发行价45美元下跌约6.667%,刚开始交易时有3300万股换手。其竞争对手、美股“网约车第一股”Lyft一度跌超9%,触及上市以来最低价、逼近50美元整数关口。

以下是华尔街见闻总结的Uber IPO首日股价表现:

Uber开始交易不到10分钟,股价波动走低,日高触及发行价45美元,日低逼近41美元,日内最深跌8.8%。据彭博社,Uber目前估值约为710-720亿美元。

Uber开始交易15分钟后,股价跌幅收窄至不足3%,交投43.50美元上方。交易25分钟时,公司首席财务官(CFO)Nelson Chai 对财经媒体CNBC表示,不专注于首日交易表现或者取得最好的开盘价,而是更关心长期股票表现,此时Uber跌3.4%。

交易半小时,Uber跌幅一度收窄至不足1%,涨破44.50美元,随后跌幅扩大至超2%,徘徊44美元上下。交易两小时后,道指转涨,但Uber仍跌2%。

美股收盘前半小时,道指涨超100点,纳指转涨并涨超0.1%,但Uber跌幅扩大至超6%,交投42美元上方。

最终,Uber上市首日收跌7.62%,报收41.57美元,盘后继续下跌,据彭博社统计,截至收盘市值跌破700亿美元,至697亿美元。

华尔街见闻曾提到,45美元的发行价已经位于指导区间44至50美元的底部,而一周前消息称,由于路演时投资者认购需求旺盛,Uber计划定价在区间上限。

财经媒体CNBC指出,45美元的发行价代表Uber估值接近754亿美元,承销商充分行权后的估值为824亿美元。这不仅低于去年最后一轮私募融资时的估值760亿美元,也显著小于去年其IPO主承销商摩根士丹利和高盛暗示的1200亿美元。

Uber发行了1.8亿股普通股,上市筹资81亿美元,小于此前预期的最高融资100亿美元。不过彭博社指出,这成为今年以来美股最大规模的IPO,也是2014年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美股IPO,更是美股历史上的第九大IPO募资规模。

有意思的是,据《华尔街日报》观察,Uber创始人兼前任CEO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曾因各类丑闻在2017年被“踢出”管理层。今日他也来到纽交所交易大厅,但作为Uber第三大股东的卡兰尼克,只能看着新任CEO Dara Khosrowshahi和其他高管敲响上市钟。

分析指出,Uber的发行价、市值和开盘价均低于此前预期,主要由于此时上市的市场大环境不佳。本周受贸易紧张情绪影响,道指深跌超900点,标普500指数跌近4%,科技股领跌大盘。

投资者正密切关注Uber上市后的股价表现,因为该公司一度是全球估值最高但拒不上市的“独角兽”企业,也是今年将IPO中名声最响的一家。接下来的几个月,共享办公初创公司WeWork和职场通讯软件Slack Technologies等明星企业都计划上市,今年也有望成为科技独角兽们蜂拥上市的新股发行最好年份之一。如果Uber上市后表现不佳,或令市场热情受挫。

一方面,Uber的IPO定价低于普遍预期,可能是希望确保股票在上市后获得强劲表现。据《纽约时报》援引信源称,如果Uber市值能在上市后连续90天内保持超过1200亿美元,现任CEO Dara Khosrowshahi可以获得1亿美元的净股票奖励。

同时,竞争对手、美国市场份额第二大的网约车平台Lyft在3月末上市以来表现不佳,也令Uber股价承压。Lyft周三曾大跌10%,周五再度最深跌近9%,上市一个半月已较IPO发行价下跌28%。Uber CEO在上市首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参考了Lyft的股价后才给出“较为保守的发行定价”。

观察人士指出,Uber是IPO上市时亏损程度最大的美国新股,排名第二的恰好是Lyft。

路透社称,市场最担心两家公司的盈利能力,目前两家公司都没说明何时才能实现净利润。目前Lyft的估值约为2019年营收规模的4.45倍,若应用到Uber身上,其估值应接近620亿美元,说明股价也许还有下跌空间。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Capital Innovations的首席投资官Michael Underhill称,Uber上市表现不佳,可能对其他高估值且未盈利的硅谷巨头敲响警钟。他认为,Uber上市更像是给之前的私人投资者一个离场机会,一边巨额亏损、一边用严重补贴来疯狂扩张营收端,这种商业模式不可持续。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