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理财 >  艺术品|曹源:匠心传古,酒砚余闲

艺术品|曹源:匠心传古,酒砚余闲

发表时间:2019-03-14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曹源

1985年出生于河南许昌,现居郑州,酒砚瓦甓楼主人,斋号酒砚斋。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收藏家协会会员。其兴趣广泛,广涉博收,好古工书。近年专事砖砚创作,闲暇之余又专注于研习篆书、白描佛像和山水画等,竹刻师从苏州竹刻大师张泰中先生。


“80后”的曹源以砖瓦制(改)砚著称,一砖一瓦经过其披雕浅刻,一方砚台顿时妙趣神来。闲暇之余,他又专注于研习篆书、刻竹、白描佛像、拓片和山水画,可谓匠心传古,酒砚余闲。



曹源坦言他的艺术人生就是两点:善学和思变。


2018年12月21日,《理财》杂志记者对其进行了专访,倾听了他从师古到出新直至求变的艺术历程。

一方厚重的砚


从河南许昌到郑州,曹源在艺术的道路上从蹒跚而行到自在奔跑,付出了诸多艰辛,当过学徒、做过帮工,有着成功的喜悦,也有着失败的泪水,从彷徨无助到心满意足,这里面包含有生活的困顿,也有对艺术的执着。


在河南郑州酒砚斋,《理财》杂志记者见到了曹源,他给记者第一印象是身材高大,笑面如佛,热情朴实,骨子里带着一种倔强,其对艺术追求的“精气神”贯穿着他的艺术生涯。


在一壶醇香扑鼻的普洱茶的陪伴下,曹源讲述了他的故事。


对于秦砖汉瓦的喜爱本是源于对字画的挚爱,一案几,一清竹,外加一方透着浓重历史感的汉砖古砚,随着淡淡墨香的漫延,不一会儿工夫,酒砚斋顿时雅致情趣起来。



砚台作为文房四宝之一,受到历代文人追捧。宋代四大书法家“苏黄米蔡”更是酷爱藏砚。自古就有“米颠拜石”的千古佳话,曾有一位江南富商央求米芾这位“砚痴”,愿以一座园林豪宅换得他所藏的一方南唐后主李煜的灵璧石砚。


曹源正是看中了其收藏价值的潜力,学习了手工制砚的手艺。赏砚藏砚,自古就有。随着社会历史的演变,砚台浓缩了各个朝代文化、经济乃至审美意识的各种信息,如今砚台已经完成了由实用品到艺术品的转化,也造就了它独特的收藏理财的价值。


制砚需要手艺,需要工夫,更需要一颗匠人的心。为了学手艺,曹源拜师学艺,不辞辛苦。炎炎夏日,在灯光下,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虽然汗流浃背,但仍坚持精雕细琢;数九寒冬,在作坊打磨,一干就到三更半夜,虽然滴水成冰,但是依然初心不改。


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委员、河南省书协副主席兼篆刻委员会主任许雄志深受曹源匠心传古的精神感动,为其题写了“酒砚斋传古”。


砖砚是由古砖瓦改成的砚,是一种既冷门又高端的收藏门类,始于唐,兴于宋,到满清达到了高潮。曹源专心拜师研习之后,开始醉心砖砚,他曾奔波于全国各大博物馆观摩古砖砚,制砚水平得到不断提高。



曹源告诉《理财》杂志记者:“以砖制砚者似乎只用汉砖,这是因为汉砖上多有图案文字,高古淳朴,极具玩赏价值,且砖质细腻,宜于制砚。从唐宋开始的文人墨客,发现用秦砖汉瓦制作的砖砚非常好用,于是竞相效仿,以至于一砖难求,价格可比金玉,一直到近代吴昌硕大师作画写字多用砖砚研墨,鲁迅先生更是此砚种的使用和爱好者,以至于在上海与弟弟和弟媳妇吵架被打赶出家门之际,怀抱一砖砚而出。好的砖砚研墨写字作画和石头砚台一样,甚至更加好用,但是古砖稀少,今用之人甚少。”

一双神工的手


手艺人,就是靠手艺吃饭,靠手艺说话。从此以后,曹源就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手艺人,是一个深怀中国旧式匠人秉性的手艺人,这秉性正是所谓的工匠精神,就是有水平、有坚守、有操守,尽心、尽力、尽情。传统的中国手艺人都很看重自己的金字招牌,曹源的金字招牌便是他的“酒砚斋”。


曹源的每一方砖砚都古意盎然,他总是依照残砖损瓦的形而制,尽显它的古朴厚重。制一方成品的砚要经过浸水打磨、封蜡处理等工序,最后一道工序就是研墨看是否有陷漏,一方砖砚往往要耗时半个月左右才能制出来。


曹源制砚,大多以秦砖汉瓦为原料,但他的选材却以残、以破为优选。这么做,自然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两千多年的物件,留传至今还保存得完美无缺的少之又少,就是遇到完好的,曹源又舍不得下手,他说:“整坏了怎么办?几千年的物件可不能毁在我手里!”这能让人看到曹源的文心所在,所以他不是一个一般的手艺人,他是一个珍爱传统文化的手艺人。因此,曹源制砚,做的是一件化腐朽为神奇,为素锦而添花的事情。


近代书画宗师吴昌硕亦颇喜砖砚,其书斋收藏砖砚甚多,他曾作诗一首:“缶庐长物唯砖砚,古隶分明宜子孙。卖字年来生计拙,商量改作水仙盆。”


当代书画家中唐云也是古砖砚的收藏家,他的许多砖砚都是自己设计后请其友人与弟子包括沈觉初、徐孝穆、叶维忠刻制,如觉不妥,他甚至会自己拿刀进行修整,可见其痴迷程度。



采访过程中,曹源向《理财》杂志记者表示,从投资角度来看,砚台之所以被称为“潜力股”,一是因为其在历史上是收藏热门;二是目前砚台尚处于价值洼地;三是它是尚未被炒作过的品种;四是民间很难见到高端藏品,比较惜售;五是收藏大家已经在吸纳藏品。


南开大学博士徐舒桐欣赏曹源砖瓦砚后表示,他讲究师古出新,多年来搜罗了很多古代砚台的图谱,每得一谱,便像学习书法一样临摹仿制,感受古代名砚制作的精妙之处。与此同时,又根据古砖瓦残损的情况,顺势而为,独具匠心,力争将砚台做得既便于使用又美观大方。

一颗匠人的心


除了制砚,曹源还对篆书情有独钟,从2013年开始,闲暇之余,他便精于研习。写篆书的人,都有一颗平淡而湿润的心,一双精巧而有力的手,曹源便是如此。书者,心画也,人的灵性、才华、技巧集中表现在其中。


欣赏其篆书作品,在用笔上他模仿清人小篆,逆入平出、挺拔秀婉,又不失石鼓、金文厚重之气,锻造出厚重秀莹、光洁朗爽的效果;在结字造型上,他将大篆的拙稚之趣和小篆的端秀对称结合起来,看上去既工稳又不失生动,既庄重又不失婉丽韵味,字字珠玑,安稳静雅。弘一大师说:“即以写字来说,也是要非思量分别,才可以写得好,同时要离开思量分别,才能达到艺术的最上乘境界。”这正是曹源恬淡安静的心怀,恭敬篆刻的意境,也正由此显露出他书艺的境界。



艺无止境。如今,曹源又学习白描佛像和山水画。摹古却不拘泥于古是曹源白描创作的重要特点。他坚持用白描技法来呈现佛的法相,完全靠的是扎实的功力。曹源作画之前必定做些定心的功课,内在的思维呈现真诚大境,才伏案勾描,因为纯粹以线条来表达,无色彩的装点,不容许有任何的笔法错误。他画的阿弥陀佛如此,他画的观音菩萨如此,皆出尘、亲切、庄严、神圣、超越兼而有之。



好奇心是入门的先导。曹源还喜欢刻竹和做拓片。经过多年揣摩锤炼,曹源刻竹以山水图案为主,摹刻逼真,精细朴拙,意趣盎然;做拓片也是他的一大爱好,所谓拓片,就是我国一项古老的传统技艺,即使用宣纸和墨汁,将碑文、石刻及青铜上的铭文或图案清晰地拷贝出来的一项技能。通过艺术再创造,表达和传播深层次的文化内涵,从而达到砖瓦拓片艺术和书画艺术的有机统一,实现了双重文化价值。“拓片的收藏,不仅使我们可以穿越时空,置身于对具体的历史事件的想象,而且透过书法我们还可以感知古代文人的历史情怀,透析古代艺术精神,可以说是一场全方位的学习。”曹源告诉《理财》杂志记者。


2018年曹源开始了新的尝试——山水画,这也是他给自己定的一个小目标,坚持临摹、写生,把基础功夫练好。


这就是曹源的艺术世界,对秦砖汉瓦制砚的情有独钟,师古却不拘泥于古地研习篆书、刻竹、拓片、白描佛像和山水画,艺术道路漫长而寂寞,愿其创作的件件作品能够隽永情深,天然清雅,充满灵性。



理财吧所有原创文章

版权归理财杂志社所有

如希望转载请事前联系我们:licaizazhi@foxmail.com

投稿邮箱:Chenhe.Li@foxmail.com

联系电话:0371-55659750




责任编辑:廖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