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达沃斯富豪集体慌了神 29岁美国网红女议员说了啥-美股-热点资讯-野望文存 财经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 财经 > 热点资讯 > 美股 >  让达沃斯富豪集体慌了神 29岁美国网红女议员说了啥

让达沃斯富豪集体慌了神 29岁美国网红女议员说了啥

发表时间:2019-01-24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当戴尔(44.620.561.27%)公司创始人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周三(23日)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又称“达沃斯论坛”)上被问到,他是否会支持美国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寇蒂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提出的“应该对年收入1000万美元以上的富人征收70%税率”的提议时,戴尔还没做出回答,台下来自科技界的精英们就已爆发出一阵笑声。

  戴尔回答说,他“更倾向于通过自己的基金会分配大量资源,而不是把钱交给政府”。他还表示,“不,我并不支持这项提议,我也不认为这会对美国经济有所帮助。”

  没有参加达沃斯论坛,却成为“话题女王”

  虽然寇蒂兹本人并没有参加今年的达沃斯论坛,她的名字却频繁出现在有关高税率和富有阶层的相关讨论中。来自金融领域的亿万富翁们都对这项提议表示疑虑和担忧,他们认为寇蒂兹的计划“存在误导并且会影响投资和创新”。

  “70%绝对让我不安。”管理资产规模约为2650亿美元的古根海姆合伙公司(Guggenheim Partners)首席投资官米纳德(Scott Minerd)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将影响那些钱最多的人群,他们可能开始将资本转移,这会拉低生产力。”

  尽管如此,来自全球投资高管们都承认,类似的民粹主义正在抬头,并且会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扮演更大的戏份。

  “在2015年,民粹主义还只是当时的一个观点,但是现在我们却生活在这样的现实里。到下届美国总统大选开始的时候,现代金钱理论和70%的税率都会被放在桌上讨论。”米纳德表示。

  亿万富翁、投资人达里奥(Ray Dalio)也在论坛上表示,他认为,在未来几个月和2020年大选即将到来时,有关对富人加税的讨论将会越来越多。“比如,70%的收入税这样的提议就会被越来越多地讨论。”达里奥说。

  那么,这位想对富人钱包下手的华盛顿国会山新手、美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女众议员寇蒂兹到底是谁?

  被嘲讽“幼稚无知”,却是曝光率最高的国会新人

  如果说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被称为民主党内当之无愧的代表人物的话,寇蒂兹则被看作是民主党变革力量的代表。虽然有国会议员曾嘲讽寇蒂兹“幼稚无知”,“在我们进入政坛的时候她还穿着尿布”,但寇蒂兹却是众议院民主党力捧的新晋成员,党内受欢迎的程度和知名度甚至超过佩洛西。

  出生于1989年、现年29岁的寇蒂兹,在2018年民主党初选中击败了她的重量级对手——连任10届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的克劳里(Joe Crowley)。在成为所在选区民主党候选人后,寇蒂兹最终在中期选举中击败了共和党候选人对手巴帕斯(Anthony Pappas),当选为纽约州第14选区联邦众议员。

  虽然刚刚宣誓就职,寇蒂兹却是第116届国会中媒体曝光率最高的一位明星议员,只要寇蒂兹出现在国会的任何一个场合,大量媒体都会蜂拥而至对她进行跟拍和采访。在很多众议员两周前刚刚宣誓就职,目前还经常在国会山的大楼里迷路找不到自己的办公室时,寇蒂兹已经在本周进入众议院影响力最大的委员会之一——监管和改革委员会(House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Reform),该委员会的一个重要职能就是对行政机构(白宫)进行监管和调查,包括“通俄门”等调查都由它召集听证和进行审议。此前,寇蒂兹还拿到另外一个让大多数议员都会眼红的席位,就是加入对美国银行(28.92-0.17,-0.58%)业进行监管的众议院金融委员会。

  而寇蒂兹刚宣布加入金融委员会,就发表了一个让国会和委员会内部都感到吃惊的言论。寇蒂兹表示,金融委员会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沦为“金钱委员会”,因为委员会成员都会接触具有实力的金融业机构和大公司,而这也会让他们在竞选期间获得筹款优势。

  寇蒂兹指出,在美国国会历史中,“要筹款,去金融委员会”确实一直是一条国会成员之间流传的“传统经验”。“这种状况(在我加入后)将会改变。”寇蒂兹表示,“民主党要安排去监管华尔街的委员会成员将是那些拒绝接受公司捐款的成员。”寇蒂兹说。

  作为“进步派”(Progressive)左翼代表的寇蒂兹在美国年轻一代的民主党人里拥有大量支持者,他们认为寇蒂兹是能够为千禧一代发声的最佳代表。寇蒂兹也不隐瞒自己当下的经济困境:成功当选众议员后她却发现,自己似乎连华盛顿的房租都付不起,银行里只有不到7000美元存款,以及还有大量的学生贷款需要偿还。

  在宣布竞选之前,寇蒂兹的工作是在纽约一家餐馆做服务员和在酒吧做服务生,寇蒂兹表示,长期“低收入、无医保”的生活经历让她更能体会美国普通工薪阶层的困境,她把核心原因归咎于美国的经济系统和贫富差距。

  “当有人说经济形势非常好的时候,肯定也有人会说‘对谁好’?”寇蒂兹表示,“我不认为低失业率能反应美国的实际情况,当你做一份甚至两份全职工作却不能承担养育孩子的费用,当你甚至没有医疗保险,这不是有尊严的生活。”寇蒂兹说。




责任编辑:廖金声